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塞外夏日次第来

2020-05-11 09:46 呼和浩特日报  

初夏,这个季节日照增加,气候变暖,雨水增多,“万物至此皆长大”,土地上各种各样的庄稼开始茁壮成长,把田野打扮得五彩缤纷。雨露滋润禾苗长,只有庄稼成为土地的主角时,大地才变得充实而丰盈,春花的热闹和春播的辛苦都是为了秋实的收获,而秋实离不开这一夏天生长和积淀的过程。

“无可奈何春去也,且将樱笋饯春归”,历代文人迎夏之际总要伤春。是啊!美好的春光逝去总让人恋恋不舍,就像我们的青春仿佛就在昨天,回望已很遥远,“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想一想都想掉下泪珠儿,真是“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唐雍陶《送春》诗云“勿言春尽春还至,少壮看花复几回”,物华如梦,杳渺难留,所以人们“愿春长在人长健,何惜与春归去来”,但春去春又来,人实在是敌不过如流岁月匆匆过。季节和人生一样,过了春光明媚的时候,就该拥抱夏花绚烂之无限生机。

农历四月的立夏季节,在江南已经能看到“陇亩日长蒸翠麦,园林雨过熟黄梅”的景象,作为北方人我一直想见识一下梅子树的样子,从读《三国演义》青梅煮酒的章回,到咀嚼周清真“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的词句,我就想文人词客真能把寻常生活妆点精致了,小小的梅子、黄莺弄得诗意无限。像“细雨黄梅初熟,微风燕子交飞”“绿阴初过黄梅雨,隔叶闻莺语”“梅子未黄先着雨,樱桃欲熟正防莺”等诗句,让人感觉四月的江南农村真是美得让人羡慕。你看陆游笔下的江南农村景色,“桑间椹熟麦齐腰,莺语惺惚野雉骄。日薄人家晒蚕子,雨余山客卖鱼苗。”桑椹熟、麦齐腰、黄莺语、野雉骄、晒蚕子、卖雨苗……动静结合,多么美啊!

但寒冷的北方还只是初春景象,甚至是冰雪覆盖的景象,特别是在辽阔狭长的内蒙古,立夏才到了花开时节,而且夏天在内蒙古从东到西是次第而来的。我曾在立夏时节走进北纬53度的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林区,在这里我见识了冰雪中杜鹃欲燃,漫山遍野怒放的映山红点燃了冰雪覆盖的原始林区的夏日激情,融化的冰雪汇成了叮咚的泉水在林间清晰传声……大兴安岭原始林区冬季漫长,最低气温零下58摄氏度,无霜期仅70天,冰雪是这里的常客。每年入夏之后的林区才慢慢苏醒过来,松青桦洁的原始森林之上是湛蓝如洗的碧空,仰首白云悠悠,俯听松涛阵阵,“半岭出云铺大漠,乔松落叶倚高寒”的大兴安岭让人领略到了另一番立夏风光。难怪清代诗人查慎行登上兴安岭绝顶远眺时,发出了“丹青不数东南秀,俯仰方知覆载宽”的感慨。

茫茫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是我国最美的草原之一,这里美景铺排令人流连,天鹅飞来不想归。但春末夏初这里的气候却像小孩子的脾气一样任性,我曾领略这里碧蓝如洗的艳阳天,也遭遇过黄尘蔽空的沙尘暴……大起大落的如过山车般 的气温使我领略到立夏飘雪的奇观。在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采访,我想起了老舍先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写的一首诗:“陈旗一碧到云边,莫谓江南景独妍;六月人归花满地,随时雨过翠连天。远丘流雪群羊下,大野惊风匹马还。隐隐牧歌何处起,遥看公社立炊烟。”但立夏时节的茫茫的草原上还是一片萧瑟,甚至山峦间还抹画着云絮般的残雪。一些低洼向阳的草原刚刚有了淡淡的绿意,好像淡绿色画笔不经意在白纸上轻轻掠过,不留心观察是发现不了草原上这绿色。

一路西行,进入锡林郭勒草原。最高气温骤然升至近30摄氏度,这样的气温持续数日草原马上就会返青,毕竟到了立夏时节,该是绿色覆盖草原的时候了。春末夏初的锡林郭勒草原还很苍凉,有一种“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的感觉,想起了海子的诗《九月》。九月的草原正是秋风吹来花凄凉,明月如镜高悬草原千年朗照,人生短暂岁月匆匆,怎么能不“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怎么能不“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不过,我来到的是农历四月的锡林郭勒草原,正是生气勃发草木始荣的季节。我的耳边回荡起了《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美丽的草原我的家,风吹绿草遍地花。彩蝶纷飞百鸟儿唱,一弯碧水映晚霞。骏马好似彩云朵,牛羊好似珍珠撒……”诗歌一般的歌词,天籁一般的曲调,描摹出了一幅美好的画卷。立夏过后,草原上很快就会出现这样美好的景色,就会褪去黄色焕发青青绿色,就会“牛羊散漫落日下,野草生香乳酪甜”的美景。从西乌珠穆沁旗到苏尼特左旗,穿行在立夏时节的锡林郭勒草原上,仿佛在壮阔的大海上航行一般。

大青山把春季的余寒挡在了北边,温暖的呼和浩特真正进入了夏季,市花丁香花灿然绽放,空气中芳香馥郁。丁香叶茂花繁而不张狂,朴素耐旱而不娇气,有点像呼和浩特市民性格粗犷,简单而快乐地生活着。“槐柳阴初密,帘栊暑尚微。”进入立夏时节,白昼越来越长,树叶生长渐密,这一时节槐树柳树等树阴越来越大,但暑气未来,是呼和浩特气候最为宜人的时节。这个时节漫步青城的公园,可以看到“槐柳成阴雨洗尘”,可以观赏“新绿阴中燕子飞”,可以闻听“绿杨深处啭流莺”。

而立夏时节,正是内蒙古西部土默川平原和河套平原春耕最忙的季节。“东风吹绿草,布谷劝春耕”,在农民的忙碌中,大地变得五彩缤纷生机无限,“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的夏季就真正到来了。

责任编辑:何娟

1201

初夏,这个季节日照增加,气候变暖,雨水增多,“万物至此皆长大”,土地上各种各样的庄稼开始茁壮成长,把田野打扮得五彩缤纷。雨露滋润禾苗长,只有庄稼成为土地的主角时,大地才变得充实而丰盈,春花的热闹和春播的辛苦都是为了秋实的收获,而秋实离不开这一夏天生长和积淀的过程。

“无可奈何春去也,且将樱笋饯春归”,历代文人迎夏之际总要伤春。是啊!美好的春光逝去总让人恋恋不舍,就像我们的青春仿佛就在昨天,回望已很遥远,“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想一想都想掉下泪珠儿,真是“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唐雍陶《送春》诗云“勿言春尽春还至,少壮看花复几回”,物华如梦,杳渺难留,所以人们“愿春长在人长健,何惜与春归去来”,但春去春又来,人实在是敌不过如流岁月匆匆过。季节和人生一样,过了春光明媚的时候,就该拥抱夏花绚烂之无限生机。

农历四月的立夏季节,在江南已经能看到“陇亩日长蒸翠麦,园林雨过熟黄梅”的景象,作为北方人我一直想见识一下梅子树的样子,从读《三国演义》青梅煮酒的章回,到咀嚼周清真“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的词句,我就想文人词客真能把寻常生活妆点精致了,小小的梅子、黄莺弄得诗意无限。像“细雨黄梅初熟,微风燕子交飞”“绿阴初过黄梅雨,隔叶闻莺语”“梅子未黄先着雨,樱桃欲熟正防莺”等诗句,让人感觉四月的江南农村真是美得让人羡慕。你看陆游笔下的江南农村景色,“桑间椹熟麦齐腰,莺语惺惚野雉骄。日薄人家晒蚕子,雨余山客卖鱼苗。”桑椹熟、麦齐腰、黄莺语、野雉骄、晒蚕子、卖雨苗……动静结合,多么美啊!

但寒冷的北方还只是初春景象,甚至是冰雪覆盖的景象,特别是在辽阔狭长的内蒙古,立夏才到了花开时节,而且夏天在内蒙古从东到西是次第而来的。我曾在立夏时节走进北纬53度的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林区,在这里我见识了冰雪中杜鹃欲燃,漫山遍野怒放的映山红点燃了冰雪覆盖的原始林区的夏日激情,融化的冰雪汇成了叮咚的泉水在林间清晰传声……大兴安岭原始林区冬季漫长,最低气温零下58摄氏度,无霜期仅70天,冰雪是这里的常客。每年入夏之后的林区才慢慢苏醒过来,松青桦洁的原始森林之上是湛蓝如洗的碧空,仰首白云悠悠,俯听松涛阵阵,“半岭出云铺大漠,乔松落叶倚高寒”的大兴安岭让人领略到了另一番立夏风光。难怪清代诗人查慎行登上兴安岭绝顶远眺时,发出了“丹青不数东南秀,俯仰方知覆载宽”的感慨。

茫茫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是我国最美的草原之一,这里美景铺排令人流连,天鹅飞来不想归。但春末夏初这里的气候却像小孩子的脾气一样任性,我曾领略这里碧蓝如洗的艳阳天,也遭遇过黄尘蔽空的沙尘暴……大起大落的如过山车般 的气温使我领略到立夏飘雪的奇观。在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采访,我想起了老舍先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写的一首诗:“陈旗一碧到云边,莫谓江南景独妍;六月人归花满地,随时雨过翠连天。远丘流雪群羊下,大野惊风匹马还。隐隐牧歌何处起,遥看公社立炊烟。”但立夏时节的茫茫的草原上还是一片萧瑟,甚至山峦间还抹画着云絮般的残雪。一些低洼向阳的草原刚刚有了淡淡的绿意,好像淡绿色画笔不经意在白纸上轻轻掠过,不留心观察是发现不了草原上这绿色。

一路西行,进入锡林郭勒草原。最高气温骤然升至近30摄氏度,这样的气温持续数日草原马上就会返青,毕竟到了立夏时节,该是绿色覆盖草原的时候了。春末夏初的锡林郭勒草原还很苍凉,有一种“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的感觉,想起了海子的诗《九月》。九月的草原正是秋风吹来花凄凉,明月如镜高悬草原千年朗照,人生短暂岁月匆匆,怎么能不“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怎么能不“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不过,我来到的是农历四月的锡林郭勒草原,正是生气勃发草木始荣的季节。我的耳边回荡起了《美丽的草原我的家》,“美丽的草原我的家,风吹绿草遍地花。彩蝶纷飞百鸟儿唱,一弯碧水映晚霞。骏马好似彩云朵,牛羊好似珍珠撒……”诗歌一般的歌词,天籁一般的曲调,描摹出了一幅美好的画卷。立夏过后,草原上很快就会出现这样美好的景色,就会褪去黄色焕发青青绿色,就会“牛羊散漫落日下,野草生香乳酪甜”的美景。从西乌珠穆沁旗到苏尼特左旗,穿行在立夏时节的锡林郭勒草原上,仿佛在壮阔的大海上航行一般。

大青山把春季的余寒挡在了北边,温暖的呼和浩特真正进入了夏季,市花丁香花灿然绽放,空气中芳香馥郁。丁香叶茂花繁而不张狂,朴素耐旱而不娇气,有点像呼和浩特市民性格粗犷,简单而快乐地生活着。“槐柳阴初密,帘栊暑尚微。”进入立夏时节,白昼越来越长,树叶生长渐密,这一时节槐树柳树等树阴越来越大,但暑气未来,是呼和浩特气候最为宜人的时节。这个时节漫步青城的公园,可以看到“槐柳成阴雨洗尘”,可以观赏“新绿阴中燕子飞”,可以闻听“绿杨深处啭流莺”。

而立夏时节,正是内蒙古西部土默川平原和河套平原春耕最忙的季节。“东风吹绿草,布谷劝春耕”,在农民的忙碌中,大地变得五彩缤纷生机无限,“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的夏季就真正到来了。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