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焦点】“群里有红包,快抢”忙抢背后的思考

  

“快点,群里有红包了,快抢!”

“我准备发红包了,准备好!”

“等我一下!”

今年春节,“抢红包”成了让云瑞一家乐此不疲的事情。“不论是看电视的时候,还是吃饭之前,我们全家人都要先拿起手机刷刷屏、摇一摇去抢红包。”云瑞成就感十足,“我给我们所有家人建了个群,现在,就连我爸妈都时不时会参与抢红包。”

这可能是许多家庭在春节期间的真实写照。

从专属的红色小纸袋,到无时无刻都在你手机里闪烁的电子红包……今年春节爆发的抢红包热潮,也让“网络红包”俨然成为今年春节热度最高的词。

不少人平时走在路上看见地上有一元钱,或许懒得去捡,可对于在网上“抢”到的几角钱甚至是几分钱,“红包控”们却觉得挺有成就感。一个小小的网络红包,何以有如此巨大的魔力?

网络红包会成为一种新的习俗延续下去吗?抢红包是社会的进步,还是对情感的考验?便捷的技术究竟是拉近了我们的距离,还是掏空了我们的钱包?……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全民抢红包的热度退却之后,不妨冷静下来想想,抢红包到底让我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声音,都值得我们去倾听和思考。

网络红包渗透率扩大

“摇一摇摇到手酸只有一块五,咻一咻咻到没电还差敬业福”。除夕夜,忙活了一整晚的云瑞在支付宝春晚红包玩法“福卡”活动结束后这样在微信群里“吐槽”。

虽然“福卡”没集齐,但这并没有影响云瑞抢红包的心情。“几角钱,几元钱,不管金额多少,只要红包往微信群里一丢,那就是一阵猛戳,瞬间就被瓜分完。手快有,手慢无。”云瑞告诉记者,除夕夜,爸爸妈妈正看着春晚,一听说亲戚在微信群里开抢红包,他们就赶紧戳。“其实也就抢了几元钱,钱不多,但群里的气氛很火热,抢多抢少同样开心。”云瑞说,自从去年春节教会父母在微信里抢红包后,他们便乐此不疲。“过去过年习俗是贴春联、守岁、领压岁钱,如今就是抢红包!抢红包!抢红包!”云瑞略带调侃地说。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采访中记者也发现,“抬头看春晚,低头抢红包”成为今年除夕夜家家户户的常见情景。围坐在一起抢红包也成为一些家庭、朋友聚会的必备活动。“今年,我收到的微信红包和发出去的差不多。”市民王艳给记者粗略算了一笔手机红包账,除夕夜,她给同事、家人、朋友共发20多个微信红包,同时抢到40多个红包。“感觉这个春节的手机红包比前两年多出好几倍。”王艳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其实,从去年春节开始,抢红包就成了不少人最热衷的事情。尤其是今年春节,网络红包再度火爆。“早晨翻手机,捡几个晚上没抢完的红包。”“群里有动静吗,没动静扔个红包试试。”“有人发红包了,虽然在走路,但也不能错过。”“临睡前再翻一遍手机。”……翻看手机、抢红包,俨然已成了许多市民的生活习惯。

一组统计数据显示,互联网红包在城市网民手机中的渗透率已接近九成,并且男人比女人更爱抢红包,而且许多老年人也不甘“落单”,最在意红包大小。数据还显示,“互联网+红包”,已从年轻人开始向老年人扩张。

参与者有之,漠视者也不少

与云瑞除夕夜白忙活了一晚上不同,80后市民魏小军,大年初一凌晨在“朋友圈”晒出了整夜刷“五福”战绩:由某电商派发的2亿元巨额红包,他作为其中幸运的一员分得170.33元。

钱虽不多,但还是让抢红包抢到手指抽筋的魏小军整整激动了好几天。

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同的人对网络红包的看法也不一样。参与者有之,漠视者也不少。

家住如意开发区某小区的80后崔瑞坦言,过年几天都“耗”在红包上了,对于不少亲戚朋友和老师,红包往来直接代替了那些过年的问候。与他一样刚刚参加工作的90后市民王婧也是感触颇深,“几乎走火入魔,根本停不下来,连上厕所都带着手机盯着屏幕,生怕错过‘巨款’。”她说,其实基本也抢不到什么“大钱”,有收必有发,完全是为了沾一沾喜气、凑一凑热闹。

相对于云瑞的乐此不疲,抢红包则让在我市某学校任教的70后陈桐提不起丝毫兴趣。陈桐告诉记者,“我过年就没有参与抢红包,真心累,看我老婆玩了几天也就几十块的来去。”他表示不明白这样几十块往来到底意义何在,“弄来弄去,家务没人做,孩子也没人管了。”

而在我市一家私企工作的朱晓鹏看来,抢到的红包让他有点意外。因为这个红包来自平日里板着面孔的公司老板。原来,虽然工作群里人挺多,但是大家碍于老板威严都不太爱说话,除夕晚上,老板开始一个劲往群里扔红包,200元一个,把群“炸”翻了,从来不说话的人雨后春笋般涌出,话多得“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原来红包还可以重新刷出老板印象分。”朱晓鹏笑道。

“年轻人玩得溜溜地顺,我也学了,就坐着摇摇手机,收收红包也不错。”今年60多岁的市民魏大妈告诉记者,去年,女儿给她换了个苹果手机,顺便教了怎么用微信和支付宝。“今年,女儿和女婿还有外孙都给我发了微信红包,最后数数,好几百块呢。”她乐呵呵地告诉记者:“虽然转手又都发出去了,但却感觉特别高兴。”

抢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网络红包钱不多,却让这么多人如痴如狂,这是什么原因呢?

“网络的便利,也正是网络的限制。它太轻易了,没法当回事。于是在这个时候,就想到了红包!”一直从事客户端建设,同时自己也经营着一个微信公众号的胡先生向记者坦言,在网上的关系中,能传递的只有冷冰冰的数据。而要想办法让数据有一点体温,那最好的办法就是钱。

胡先生认为,网络红包其实就是让人在拼手气中、在接力中、在比手快中、在猜数字中联系在一起……“归根到底,网上的红包与现实中的红包不同,却带有相通的元素。现实中的红包,是一种正式的人际契约,而网上的红包,则是网络灌水的一种延续。但这种灌水,多少是有一点点现实性的。这是来自网络的人情。为什么地上的一毛钱不捡,网上的一毛钱却要抢?我们抢到的并不仅仅是那一毛钱,而是彼此联结之后的某种确认。”胡先生说。

“一毛钱或是一块钱又怎么样?重要之处在于,它是真的,我与他人的互动就是真的!这就是一种新时代下的新的联结方式,应该也算一桩好事吧?”胡先生认为,网络红包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为网络关系增加了一丝现实的分量。“素昧平生的人,可以藉由网络相识、相交,甚至在远隔千山万水的情况下,通过一点点金钱的交流,感受到彼此的善意。如果你在群里点开一个红包,忽然感受到久违的节日的喜庆感,这不是因为你的贪婪,而是它因为激起了潜藏于心底的,对联结的渴望。无论如何,这比点赞和群发拜年诚恳多了。”胡先生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对于这种网络的人情,在不少受访者看来也存在一些忧虑,“会不会因为它的功能越来越强,有一天人们真会忘掉面对面的重要?过年时各自埋头对着手机,就能沉浸于网上的交情,而无视现实中的彼此隔断?”

那么,全民抢红包,到底抢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不同的人也有着不同的看法。

“抢红包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数字化红包有着传统红包不能比拟的便利性。”胡先生认为,网络红包超越了传统红包当面交往的模式,不受距离限制,可以表达感情和祝福,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而刚刚大学毕业的王婧也是坚决的拥护一族。王婧表示,自己的大部分同学家都在外地,有的甚至在海外过年,她说,“群里抢红包,不仅可以让大家在春节期间一起高兴高兴,更重要的是大家可以聊聊近况,增进同学之间的感情。”

“以往春节家人聚在一起吃年夜饭看春晚,可今年的年夜饭大家都在抢红包,完全没有分享年夜饭的喜悦,也没有时间聊一聊过去一年的收获和新年的愿望。”50岁的市民陈女士认为,抢红包淡薄了年味儿疏远了亲情。

陈女士说,她的儿子在北京上班,好不容易过年回家住几天,可是只知道不停玩手机,与家里人交流很少,后来才知道他是在忙着抢红包。

而市民王先生的态度则更为激烈,他认为,各商家发起的抢红包是一场非理性的癫狂,选择手机还是选择家人?这是对人性的考验。

折射出不同的人际关系

曾被一条微信红包接力信息整蛊的市民佳丝对此则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样发微信红包是在考验朋友之间的感情,还是在整蛊呢?”佳丝感叹。

“不要让变味儿的微信红包绑架了亲情、离间了友情,让世俗化、功利化的行为代替了最简单、最原始的人际交流。”佳丝说。

长期致力于传统文化研究的自治区高级教师刘致华告诉记者,在中国人的传统中,红包是一种具有特定文化内涵的符号,它寄托了新年祝福和关怀,象征着来年的好运,容易唤起一种集体的情绪。“抢红包就好比婚礼时抢糖果、抢捧花,主要是为了图个热闹和吉利。长久以来,发红包的传统,寄托着长辈对晚辈的美好祝福,四四方方的红色纸袋里,装着健康、平安、喜乐的祝福。过去的红包都是派发,事先准备好,人人有份,也保证了公平,而且只局限于有亲缘关系的家族内的一小群人。”刘致华说。

一直从事电子商务,同时也是一个微信群群主的赵文琳告诉记者,自己也经常在群里发放红包,在他看来,网络红包的出现,突破了时间、地点、人际关系的限制,抢红包将人际关系扩大到了朋友、同事和素不相识的人,让一群人同时分享喜悦,而获得红包的方式也从分派变为争抢。

“这是最强的关系体,也是最弱的关系体。”对此,赵文琳也深有体会。“其实,微信红包的出现,考验着人性,也考验着关系的强弱。”赵文琳坦言,看似广泛的社交关系把天南地北的人们构建在同一个群体里,但红包的分配不均,甚至是几句言语不和,又迅速瓦解着这些关系,上一秒还是“哇你也喜欢这个啊,我们可以做好兄弟好姐妹”,下一秒就变成了“我发红包你为什么不发只顾着抢,退群”。

采访中记者发现,传统的红包一般是在特定的时间和场合才会送出,但现如今,不仅在过节时,各大群上演一轮又一轮的红包游戏,即便在平日里,随手发个红包也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而这在赵文琳看来,是因为网络红包早已超出了红包的概念,它更像是一个游戏,“红包游戏的最大卖点在于‘抢’和‘猜’。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到红包,每个红包的金额有多有少,会拉开档次,于是,有比拼速度的,有比拼金额的,人们能从这种游戏的奖励机制中获得快感。”

除了游戏心态,赵文琳认为,这种产品形式本身带有较强社交性,更是满足了人们的社交需求。

“在一个死气沉沉的群里,发一个红包能迅速激起一片涟漪,看到那些资深‘潜水客’也忍不住‘冒泡’,简直是对发红包者莫大的鼓励,人们甚至会因此与长久不联系的朋友重新建立沟通。即便是现实生活中的熟人,一点等同于一杯咖啡价值的微薄回馈,也可以适时表达某种心意,而被对方自然地领会。”赵文琳认为,真实的货币让本来的虚拟社交增加了一定的现实感,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会被迅速拉近。

需理性对待

那么,到底是否会因抢红包而冷落了亲情呢?

刘致华认为,互联网红包也可以看做是红包民俗的数字化形式。

“不管怎样,‘互联网+红包文化’,让人际交流更频繁、更密切、更平等,就像长辈与孩子的隔代交流,已经拓展为朋友间的对等交流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说,互联网红包开始形成一种‘数字化时代’的新民俗。”刘致华表示。

“抢红包的不确定性给人意外惊喜,抢不到红包也不会斤斤计较。”赵文琳认为,积极投身参与的热情、点开后可能收获意外惊喜的期待都让人们按捺不住想去抢红包的冲动。“拆红包的感觉更跟拆礼物有一拼——不到最后永远不知道自己抢到多少。即使没有抢到或者抢到金额很少,也不会对自己的根本评价和自尊构成威胁。”赵文琳说。

“发红包、抢红包更接近一种社交行为。特别是通过微信群等群体社交方式,能够进一步密切人际关系,增进感情。”刘致华认为,随着智能手机以及手机应用的广泛使用,玩手机已经成为许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抢红包并没有增加额外成本,反而还能增进与亲友间的感情,是一种双赢。

“红包其实也是人类内心的一种需求,而这些需求本身是一种客观存在,应该被得到尊重。”在赵文琳看来,一项技术或者一个产品如果不是满足了人们内心的某种需要,是不可能被广泛接受的,“需要本身没有好坏之分,前提是,这种需要获得满足的形式与环境以及道德、法律之间不发生冲突。”

“不排除有少数个体是为了借机敛财,以破坏规则的手段抢到更多的红包,这种行为是需要被抵制的。除此之外,没必要对一种大众娱乐休闲方式‘上纲上线’。”赵文琳说。

赵文琳认为,面对这种时代变迁而导致的生活方式的变化,关键在于人们对尺度的把握,而这与个体的自我觉察息息相关。

尽管红包大战愈演愈烈,其具有的娱乐性和游戏性为用户带来了新鲜和刺激,丰富着参与体验感,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红包大战”的背后,还面临诸多问题。比如,“抢红包神器”的出现,一方面存在安全问题,另一方面使用第三方软件抢红包本身属于违规行为。更值得注意的是,其背后存在着诸多的法律问题,亟待厘清,加以规范。对此,内蒙古诚安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家毅认为,若使红包能够合法有序地走下去,亟待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对运营商、收发人、金额限制、监管责任等进行详细界定与进一步规范。

“小小红包‘飞起来’,带给人们的兴奋和激动,已远远超出个位数零钱包增加带来的满足感。”在云瑞看来,其实网络红包背后也寄托着思念、感恩、甜蜜、苦恼、愧疚、歉意,承载着百般人间滋味……

相关链接:

微信红包进一步分羹春晚时间 除夕日收发142亿个同增76%

推出微信红包至今,微信红包已然成为春节期间最重要的娱乐项目之一。对于不少人而言,已经从边看春晚边抢红包,变成了边抢红包边看春晚。

数据显示,鸡年除夕全天微信红包收发量达142亿个,比猴年除夕的80.8亿个增长75.7%。峰值出现在除夕最后一秒,即1月28日0点整,每秒红包收发达到76万个,去年除夕的峰值是每秒收发40.9万个红包。

另外一些有趣的数据则是:女生比男生收到的红包更多;最受欢迎的红包金额为8.88元,其次为6.66元、5.20元。

从地理位置看,广东省收发红包量均为全国第一。广东给湖南、湖南给广东是红包往来流量最大的路线。按城市计算,收发红包前三位均为北京、深圳、上海。

从年龄层看,微信红包跨越代沟,建立了跨代际的沟通。发红包金额最大的是60后,发红包数量最多的是70后,最爱发群红包的是70后,而点对点单聊发红包的90后更多。各年龄层中80后给80后的红包数量最多。

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从微信红包推出到至今,其已经成为新的年俗,可以说有微信红包才叫过年。同时也在过年之外的生活中得到普及,成为人们日常沟通交流的工具。

除了微信红包之外,QQ红包的数据也再创新高,其“年轻态”更为明显。

数据显示,1月27日除夕当天,参与“刷一刷红包”的用户数达到2.72亿个,刷出现金红包和卡券礼包17.27亿个。总体而言,此次参与QQ“LBS+AR天降红包”和“刷一刷红包”去掉重复的总参与用户数为3.42亿,其中90后占比达到68%,用户共领到37.77亿个现金红包和卡券礼包。这个数据也超过了去年3.08亿的用户参与数,再创历史新高。

副总裁殷宇表示,手机红包已经成为了中国人的新年俗。今年春节QQ红包活动再创新高,得益于AR技术的创新应用。近七成年轻用户的参与,也让我们看到了前沿科技在年轻人中的生命力。

分析人士指出,今年春节红包,一方面仍然是社交和支付市场的攻防战。从这点来看,一方面QQ成功的防守了社交,并且近一步拓宽了支付市场;另一方面则是围绕AR进行的科技之争,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互联网公司转型为科技公司已是大势所趋。

(稿源:综合《呼和浩特日报》、中国网等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