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1个暑假为10岁娃报了4个夏令营

 

“准时到达汇合点,把娃交给领队的帅哥,他去大草原,我回魔都继续烧烤”。7月31日,李慧发了这样一条微信朋友圈,她把10岁的儿子李进昇从上海带到北京,交给夏令营组织方,就打道回府了。

这是李进昇今年暑假参加的第四个夏令营。在这之前,李进昇去了库布齐行走沙漠,到阳朔玩了把攀岩,还在无锡太湖上学开帆船。4个夏令营,活动主题都是户外要吃点苦头的那种,但李慧却甘心花费将近4万元,为儿子找苦头吃。

在尚德实验学校读四年级的李进昇,成绩中等,暑假里似乎更有理由被送进补习班。但李慧不想让儿子的暑假变成“第三个学期”,“在夏令营中广交朋友,开阔视野,锻炼提升自己,意义更大”。李慧说。

假期密集参加夏令营

酷热的暑期,有的孩子奔走于不同的补习班,而李进昇则马不停蹄地在不同的夏令营间切换。

太湖帆船夏令营营员出发集合点,安排在虹桥路上的一个停车场,李慧早早就在营员家长微信群里向组织方通报说,儿子可能要比预计的集合时间晚到,“他刚刚结束在阳朔的攀岩夏令营,当天乘飞机回上海”。

拖着参加阳朔攀岩夏令营的行李箱,李进昇到达上海后,来不及回家,就被妈妈直接从机场接到帆船夏令营的出发集合点。

营员们陆续到齐,都是高高大大的中学生,就数李进昇的年龄、个头最小。可李进昇没有丝毫的畏手畏脚,在和妈妈来了个熊抱后,自己提着行李箱就上了中巴车。

“你的手机弄丢了,想妈妈了怎么办?”李慧隔着车窗,向李进昇喊话。

李进昇安慰妈妈说:“没事的,我晚上想给你打电话,可以借别人的手机啊。”

不在爸妈身边,10岁的孩子独自参加夏令营,妈妈心里难免有牵挂,但李慧打心底里还是对儿子比较放心。“你看他登车时迫不及待的样子,是对即将开始的夏令营充满了期待。”李慧介绍说。李进昇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寄宿,二年级就开始离家独自参加夏令营。

 

今夏,李慧为李进昇安排的夏令营比较密集,在阳朔攀岩夏令营之前,李进昇已经参加了一个为期7天的库布齐沙漠行走的夏令营。而在帆船夏令营结束后,间隔不到一周时间,李进昇又启程转道北京,前往内蒙古,参加一个以骑马体验为主要内容的夏令营。

被动接受还是乐在其中

夏令营活动照里的李进昇,皮肤晒得红彤彤的,照片里定格的他,常有吐舌头扮鬼脸的调皮模样。

李慧为儿子所选择的4个夏令营,活动内容都是户外有点吃苦头的类型,比如沙漠行走,比如攀岩,比如帆船。酷热的夏天,小小年纪的李进昇密集参加这类夏令营,安全吗?这些夏令营李进昇乐在其中,还是因为被安排,只能无奈地接受?

“安全方面,自然是首要考虑的。”李慧说,这些夏令营组织方也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比如帆船夏令营组织方提前开列了营员的防护物品清单,要求家长为孩子们备齐包括防晒霜、太阳镜、涉水鞋、速干衣、露指手套等物品,而每次登船出港,营员们都必须穿救生衣。

尽管夏令营是李慧选择的,但在选择夏令营项目时,李慧会综合考虑新鲜度、活动参与度等因素,因此,李进昇都很喜欢,乐此不疲。“像库布齐沙漠行走,他去年已经玩过一次,今年还想玩,就又报了。”

有趣的是,李慧通常会选择适合年龄稍大一点孩子参加的夏令营。“李进昇的知识面比同龄的孩子要广一些,他觉得和同龄的孩子一起玩,不带劲。”

当然,和大哥哥大姐姐们在一起,年龄小也有“吃亏”的地方。比如,刚刚结束的帆船夏令营,李进昇耿耿于怀的一个细节是,第一次出港,他所在的那条船主帆没能升起来。“因为我们船上都是小个子,还有两个女孩子。”李进昇向妈妈抱怨。不过,第一次升帆的失败,并没有将小进昇打压得一蹶不振,在接下来的又一次出港,他和小伙伴们齐心协力,终于把帆升起来了。

李进昇告诉妈妈说,那一刻,抹着脸上的汗水,仰头望着升起的白帆,他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