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恒大用“铁脚板”+大数据谱写新时代下的精准扶贫

 

2018年1月9日,恒大集团向贵州省扶贫基金会第四次定向捐赠结对帮扶毕节市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资金人民币20亿元。截至目前,恒大已分四批通过贵州省扶贫基金会定向捐赠给毕节市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资金共计60亿元。其中,定向捐赠大方县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资金30亿元已全部到位。

1

恒大援建的奢香古镇

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所处的乌蒙山区,是我国贫困面最广、贫困程度最深的集中连片特困区之一。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大方县的18万贫困人口已有超过7成甩掉了贫困的帽子。“我们有个得力的好帮手,这是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再给我们一年时间,到今年年底,我县(贫困人口)可实现全部稳定脱贫。”大方县扶贫办相关负责人在向记者介绍完该县精准脱贫进展情况后,坚定地说。该负责人口中的“好帮手”,指的是2015年12月结对帮扶大方县的恒大。

这样的帮扶模式未曾有过。当地干群有过怀疑,民企干扶贫的事,能干好吗,是不是投入点资金就算完了?恒大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帮扶一个有着122万人口的大县整体脱贫,他们没有丝毫经验,只有摸着石头过河。

大方扶贫公司大数据部副部长方煜琛打了个比方,如果按照企业思维,贫困户就是他们的“客户”,要拿出一套科学而又具体的方案,必须对“客户”足够了解。方煜琛说:“大方县有建档立卡贫困户57990户。57990是个数字,但背后是一个个家庭,他们的生存状态究竟是怎样的、我们的帮扶措施是否符合他们的需求,要靠挨家挨户走访(才知道),做到知根知底,也就是要精准识别。”

 

2

入户调查

“扶贫不能一厢情愿,要让老百姓自己选择他们想走的、适合他们走的脱贫致富路。”前述大方县扶贫办相关负责人表示,恒大的这套扶贫思路,完全可复制推广。

事实上,恒大已将帮扶范围扩大到整个毕节市,此前在大方总结出的经验,也被推广开来。他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帮助毕节打赢这场扶贫攻坚战。

26岁的钟明川一年跑了大方县的17个乡镇。“有时候一个乡要跑半个月,碰到那种住得特别偏远的,一天下来也就只能调查个一两户。”钟明川回忆,他们去调查时,往往把车子开到不能通行的地方后,换乘摩托车或步行,单边花上一两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时常,他们还会遇到贫困户家里没人、等半天也找不到人的情况。

也是在入户调查的过程中,钟明川明白了“扶贫在与时间赛跑”。

2016年6月,钟明川前往大山苗族彝族乡柏杉村白鹤组走访贫困户陈吉军家。那座山头上,只有陈吉军一户人家。“夫妻俩、加上三个孩子,一家五口挤在一间茅草房里。”钟明川说,陈吉军家符合易地搬迁条件。但他后来得知,他走后没多久,一场暴雨导致陈吉军家的房子垮塌,在屋内睡觉的陈吉军被砸身亡,没能等到搬进新家的那一天。

 

3

队员们在村民家里了解情况

5

恒大自主开发的“毕节市精准扶贫数据调查收集系统”

翻开《大方县绿塘乡丰产二村调查情况档案册》,上面记录着该村147个贫困户的详细情况,包括有肉牛养殖意愿的有多少、愿意易地搬迁的有多少、全家无劳动力的占比如何、经核查不符合贫困户条件的有多少等等。

方煜琛说,随着技术条件的日趋成熟,如此庞大的数据分析起来已相对轻松:以前,同事们去入户调查时,要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回到办公室再把这些数据录入到电脑里;如今,他们只需打开微信上的“扶贫云”小程序,就可在入户调查时录入数据。同时,系统会及时对新录入的数据进行更新处理。

 

6

每个村的入户调查的情况都被装订成册,作为资料保存

据了解,整市帮扶毕节,恒大集团复制、推广帮扶大方县经验和做法,抓住精准扶贫的“牛鼻子”——产业扶贫、易地搬迁扶贫和就业扶贫。7个月以来,共400万平方米的九个易地搬迁安置区所有楼栋已全面开工,331个蔬菜、肉牛等产业基地已开工,全市已培训47608人,推荐就业37485人。

数据显示,毕节市6县3区还有3.83万户、16.96万贫困老百姓住在深山老林里面,路不通、水不通、电不通,房子不遮风、不挡雨,必须实施搬迁扶贫。恒大集团计划投入25亿元,和当地政府一道建设九个易地搬迁安置区,建筑面积共计400万平米,把这些贫困群众一次性全部搬迁到县城或市区,2018年国庆节前分三批全部搬迁入住。目前,九个易地搬迁安置区所有楼栋已全面开工,其中三分之二的楼栋已到四层以上,二分之一的楼栋已封顶。同时,恒大集团计划投入55亿元,发展蔬菜、肉牛、中药材、经果林等特色产业,并引进、培育一批上下游企业形成产业化经营,帮扶20.3万户、67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目前,已开工331个产业基地。

恒大集团组织职业技能培训,通过引进的上下游企业就地吸纳一批、恒大下属企业吸纳一批、恒大战略合作伙伴吸纳一批,帮助毕节市5万贫困家庭劳动力实现就业。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目前,全市已培训47608人,推荐就业37485人。

国务院扶贫办有关专家认为,恒大帮扶不仅改变了贫穷地区落后的面貌,更通过市场化手段有机连接,建立起长效持久的扶贫、脱贫机制,为民营企业参与脱贫攻坚探索出一条可复制、可推广、可持续的新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