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暖色腊月暖色年

腊月里,天寒地冻,北风凛冽。但在我的记忆中,腊月却是暖色的。腊月是冬季的温情篇章,是寒冷中的暖色记忆。

年年岁岁,流光匆匆,樱桃红,芭蕉绿,转眼间一年将尽。“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腊月是新旧更替之时,自古以来,人们就非常重视腊月。人们喜欢在腊月里把一年的收获做一下清点,然后向祖先神灵供奉祭品,报告一年的收成。腊月里,人们沉浸在辞旧迎新的喜悦中,天上人间,一派祥和。腊月,是我们抒写的一首动人诗歌,是我们描绘的一幅暖色长卷。

暖色腊月,是灵动多姿的。枯寂的冬天,到了腊月仿佛是被什么唤醒一样,忽然间变得生动了,天地之间一下子多了活跃的音符,舞出了欢快的旋律。孩子们总是最敏锐的,他们听到母亲的一句“进腊月门儿”了,便欢呼雀跃起来。进腊月门儿,意味着迎接新年的各种仪式将要拉开序幕,意味着年指日可待了。于是,孩子们掰着手指算起来,腊八喝腊八粥,二十三吃糖瓜,二十五做豆腐……年就在眼前啦!孩子们的情绪很快在腊月的天空下发酵,大人们也跟着欢腾起来,连树上的鸟儿似乎也感受到欢乐的气氛,跳动得更加活跃了,到处洋溢在期待和喜庆的气氛中。孩子们的眼神中多了憧憬,大人们的脚步下多了欢快。大家奔走在腊月的寒风中,异常兴奋。天是冷的,心却是暖的。

暖色腊月,是喜庆热闹的。乡村的腊月,是狂欢之前的精彩序曲。人们纷纷行动起来,准备迎接新年。年货是一年年景的象征,一定要准备最好的。平日里节俭的人们,都前所未有地慷慨起来。向祖先神灵供奉祭品,可不敢有半点马虎。另外,丰盛的年货也是对一家人一年的犒赏。春种秋收,辛劳了这么久,终于可以享受一下劳动成果了,怎能不兴奋?迎新年的喜悦心情,还要通过各种庆祝活动表达出来。村庄里搭起了戏台,锣鼓家伙一响,村庄就沸腾起来。村民们还自发组织了秧歌队、高跷队等,早早就开始排练,准备在喜庆的日子里一显身手。腊月里,人们奔走忙碌,载歌载舞,悄然把暖色铺陈晕染开来。

暖色腊月,是温暖祥和的。腊月里的人,脸上都是带笑的。人们见了面,热情地打着招呼:“去赶年集了?买了啥年货?”“今年多买点年画,家里老人喜欢!”村里识文断字的“文化人”,格外受人尊重。“他三叔,哪天帮我家写春联吧!”“好啊,今年的春联都是在外面上大学的孩子们编的,又喜庆又吉利。咱赶上好时代了,孩子们把想说的话,都编到春联里了!”人们的话语中,透着对美好未来的期盼和展望。有些乡邻之间往日里有点小矛盾,趁着喜庆的日子,互相打个招呼,一笑泯恩仇。人们的心情是一样的,期待是一样的,情与情更容易共鸣,心与心更容易相通。人人都那么温和善意,大家努力把日子过得和顺舒心,图的是大吉大利。腊月里,四邻的主妇们自发联合起来,一起磨豆腐,蒸年糕,相互协作,加深感情,感受生活温情。

暖色腊月暖色年,年年岁岁,温馨永在!文/王国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