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武汉城管不断翻新执法手段被指存作秀之嫌

2012-10-11 20:06 ...

  新华社武汉10月11日电 题:城管秀柔情,能否扭转粗暴形象?

  ——武汉城管执法屡出“花招”引争议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徐海波、王乔

  从列队举牌的“卖萌式”执法到围观静默的“眼神式”执法,再到予人玫瑰的“献花式”执法,武汉城管在文明执法上可谓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思。

  作为城市管理的载体,城管人员在城市秩序维护、城市综合管理上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然而,由于执法手段强硬,冲突时有发生,城管队员屡受社会指责。武汉城管不断翻新的柔情执法能否替代以往“恶言相向”的粗暴执法?花拳绣腿的执法方式能“秀”多久?

  执法花样层出不穷

  商户将经营物品摆到店外,属于违规经营,城管上前纠正,临走时还送上一枝鲜花。这是武汉城管最新尝试的“献花执法”。据一名城管队员介绍,他们送的花多是玫瑰和康乃馨,寓意“予人玫瑰,手留余香”。现在,一些“惯犯”都不再犯了。

  其实,在此之前,武汉城管部门已先后推出了“举牌执法”和“眼神执法”等新的执法花样,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亲,路边摊不卫生,吃了会拉肚子哦亲!”“轻轻地吃完了,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片垃圾!”……10余名身着城管制服的年轻女子,手举写满“卖萌语言”的提示牌,来回在占道经营的摊点前踱步……这种“举牌执法”试图以劝走消费者的方式,来“对付”占道经营的摊贩。

  而“举牌执法”刚刚推出没多久,“眼神执法”又来了。20名城管队员列队站在一家店铺门口,围观不语,死死地盯着违规经营的商贩。在城管的“注视”下,商户不得不自觉收起了占道摊位。

  9日晚6时许,记者来到“眼神执法”的发源地——武汉市胭脂路、民主路一带。这里是一片老城区,人群熙攘,街道两旁挤满了商铺、餐馆。虽然正是高峰期,但街道两旁并未见占道经营现象,一切秩序井然。

  民主路兴旺超市的店主彭女士告诉记者,最近这段时间经常看到“眼神执法”,大部分商户都会自觉配合。“这种方式其实挺好,占道经营确实不对,但有时也是无意的,只要善意地提醒,我们都比较能接受。”

  曾经饱受夜市烧烤摊噪音困扰的武汉市民段文告诉记者,每晚自家楼下都有很多烧烤摊,不仅容易堵车,而且油烟、垃圾等造成较大污染。他说,“这种模式是柔情执法,以情动人,以情说法,我这几天观察,效果很明显。”

  不过,反对声音也不断。居民田女士则认为,不管是柔情执法还是暴力执法,都是“换汤不换药”。她说,看到城管就收拾东西,等城管走远了再摆出来,新式执法变成了“游击战”,长久了也许商户都见怪不怪了。

  改革还是作秀?

  过去,为整治屡禁不止的占道经营,城管执法人员大多采取“围追堵截”或者罚款取缔等方式,屡屡造成冲突甚至“流血”事件。于是,人们给城管冠上“冷酷无情”、“强悍”、“暴力”等标签。

  “之前,我们一直强调依法行政,而忽视了执法对象的感受。”武汉市城管局法制与执法监督处处长陈熙说,过去经常遭遇摊贩不配合,抵抗甚至辱骂,暴力冲突时有发生。“时间一长,群众对我们的质疑也越来越多,甚至认为我们在欺负弱势群体。”

  为化解这一矛盾,各地城管部门近些年着实下了很大工夫。大量吸纳大学生、研究生,以提升人员整体素质。同时,执法新创意频频推出,“微笑执法”、“辩论执法”、“围观执法”、“静默队列执法”、“铁桶阵执法”等常常令人耳目一新。

  “虽然我们的任务是整治城市环境,但面对的是基层人民,如果不转变执法方式,即使效果达到了也不会让群众信服。”陈熙坦言,过去执法效果不佳的原因主要在于手段过于刚性,只知道严格,却缺乏文明、亲民。

  “现在不卖萌不行啦。”曾参与“举牌执法”的武汉市江岸区城管女子中队队长卢岳一末说,一味强硬执法行不通,商贩也会有排斥心理,矛盾越积越深。而说好话、卖萌商户更容易接受,化解对抗性心理,变“要我改”为“我要改”,能理解并配合城管的工作。

  但是,对于屡屡创新的执法方式,许多人并不以为然:这并不是改革,高高在上的执法理念未有改观。

  开副食店的武汉市民曹金州认为,这只是城管耍的一个“花招”,形式变了,城管形象没有变。“‘眼神执法’其实是一种冷暴力。送花也一样,传达的意思不是一种美意,而是一种惩罚的暗示。”

  更多的市民认为,不断翻新的执法手段只是为了吸引眼球,有作秀之嫌,而且,一味柔性执法会有损执法的权威性。

  缺的不只是形式

  理性来看,这些另辟蹊径的执法手段,不用蛮力,较之于拳脚相加的暴力执法无疑温柔多了;对摊贩而言,这种柔情执法,也更易于接受,为改善城管形象吹来了一缕新风。

  但城管问题由来已久,仅有执法形式的创新也许难以解决城管执法中的问题。扭转城管执法形象,还需配套制度做支撑。否则,柔情执法只是一个美丽“花招”,最终流于形式,不能修成“正果”。

  中国政法大学王敬波教授撰文指出,城管承担的部分职能是现阶段社会发展中矛盾相对集中的领域,需要社会综合治理。寄希望单纯依赖城管一个机构独立解决,无异于天方夜谭。在改进执法管理的同时,政府更应该注重解决社会矛盾,推进法制化治理。只有这样才能形成持久有效的人性化城管执法模式。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沈阳教授说,城管想用新型执法方式改变人们的偏见,摆脱过去暴力执法的形象,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但更重要的还是研究长效机制,不要让执法方式的探索仅仅停留在外在的形式,甚至陷入越走越偏激的怪圈。人们长期以来对城管形成的印象并不会因一个眼神、一朵玫瑰就能轻易改变。”

  还有专家指出,“列队执法”也好,“献花执法”也罢,只是对执法手段的修修补补,是治标不治本。要想真正创新城市管理,必须改变思路,从“城市管理”迈向“城市服务”,要让权力真正为人民服务。

  “虽然柔性执法避免了暴力冲突,但真正起效的还是小贩对城管的畏惧,如果商户见缝插针的意识没有改变,未来矛盾冲突的隐患依然存在。”沈阳建议,城管在执法时应多考虑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允许小商贩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进行经营,以保障部分低收入人群的生活,同时满足市民的生活需求。(完)

0

  新华社武汉10月11日电 题:城管秀柔情,能否扭转粗暴形象?

  ——武汉城管执法屡出“花招”引争议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徐海波、王乔

  从列队举牌的“卖萌式”执法到围观静默的“眼神式”执法,再到予人玫瑰的“献花式”执法,武汉城管在文明执法上可谓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思。

  作为城市管理的载体,城管人员在城市秩序维护、城市综合管理上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然而,由于执法手段强硬,冲突时有发生,城管队员屡受社会指责。武汉城管不断翻新的柔情执法能否替代以往“恶言相向”的粗暴执法?花拳绣腿的执法方式能“秀”多久?

  执法花样层出不穷

  商户将经营物品摆到店外,属于违规经营,城管上前纠正,临走时还送上一枝鲜花。这是武汉城管最新尝试的“献花执法”。据一名城管队员介绍,他们送的花多是玫瑰和康乃馨,寓意“予人玫瑰,手留余香”。现在,一些“惯犯”都不再犯了。

  其实,在此之前,武汉城管部门已先后推出了“举牌执法”和“眼神执法”等新的执法花样,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亲,路边摊不卫生,吃了会拉肚子哦亲!”“轻轻地吃完了,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片垃圾!”……10余名身着城管制服的年轻女子,手举写满“卖萌语言”的提示牌,来回在占道经营的摊点前踱步……这种“举牌执法”试图以劝走消费者的方式,来“对付”占道经营的摊贩。

  而“举牌执法”刚刚推出没多久,“眼神执法”又来了。20名城管队员列队站在一家店铺门口,围观不语,死死地盯着违规经营的商贩。在城管的“注视”下,商户不得不自觉收起了占道摊位。

  9日晚6时许,记者来到“眼神执法”的发源地——武汉市胭脂路、民主路一带。这里是一片老城区,人群熙攘,街道两旁挤满了商铺、餐馆。虽然正是高峰期,但街道两旁并未见占道经营现象,一切秩序井然。

  民主路兴旺超市的店主彭女士告诉记者,最近这段时间经常看到“眼神执法”,大部分商户都会自觉配合。“这种方式其实挺好,占道经营确实不对,但有时也是无意的,只要善意地提醒,我们都比较能接受。”

  曾经饱受夜市烧烤摊噪音困扰的武汉市民段文告诉记者,每晚自家楼下都有很多烧烤摊,不仅容易堵车,而且油烟、垃圾等造成较大污染。他说,“这种模式是柔情执法,以情动人,以情说法,我这几天观察,效果很明显。”

  不过,反对声音也不断。居民田女士则认为,不管是柔情执法还是暴力执法,都是“换汤不换药”。她说,看到城管就收拾东西,等城管走远了再摆出来,新式执法变成了“游击战”,长久了也许商户都见怪不怪了。

  改革还是作秀?

  过去,为整治屡禁不止的占道经营,城管执法人员大多采取“围追堵截”或者罚款取缔等方式,屡屡造成冲突甚至“流血”事件。于是,人们给城管冠上“冷酷无情”、“强悍”、“暴力”等标签。

  “之前,我们一直强调依法行政,而忽视了执法对象的感受。”武汉市城管局法制与执法监督处处长陈熙说,过去经常遭遇摊贩不配合,抵抗甚至辱骂,暴力冲突时有发生。“时间一长,群众对我们的质疑也越来越多,甚至认为我们在欺负弱势群体。”

  为化解这一矛盾,各地城管部门近些年着实下了很大工夫。大量吸纳大学生、研究生,以提升人员整体素质。同时,执法新创意频频推出,“微笑执法”、“辩论执法”、“围观执法”、“静默队列执法”、“铁桶阵执法”等常常令人耳目一新。

  “虽然我们的任务是整治城市环境,但面对的是基层人民,如果不转变执法方式,即使效果达到了也不会让群众信服。”陈熙坦言,过去执法效果不佳的原因主要在于手段过于刚性,只知道严格,却缺乏文明、亲民。

  “现在不卖萌不行啦。”曾参与“举牌执法”的武汉市江岸区城管女子中队队长卢岳一末说,一味强硬执法行不通,商贩也会有排斥心理,矛盾越积越深。而说好话、卖萌商户更容易接受,化解对抗性心理,变“要我改”为“我要改”,能理解并配合城管的工作。

  但是,对于屡屡创新的执法方式,许多人并不以为然:这并不是改革,高高在上的执法理念未有改观。

  开副食店的武汉市民曹金州认为,这只是城管耍的一个“花招”,形式变了,城管形象没有变。“‘眼神执法’其实是一种冷暴力。送花也一样,传达的意思不是一种美意,而是一种惩罚的暗示。”

  更多的市民认为,不断翻新的执法手段只是为了吸引眼球,有作秀之嫌,而且,一味柔性执法会有损执法的权威性。

  缺的不只是形式

  理性来看,这些另辟蹊径的执法手段,不用蛮力,较之于拳脚相加的暴力执法无疑温柔多了;对摊贩而言,这种柔情执法,也更易于接受,为改善城管形象吹来了一缕新风。

  但城管问题由来已久,仅有执法形式的创新也许难以解决城管执法中的问题。扭转城管执法形象,还需配套制度做支撑。否则,柔情执法只是一个美丽“花招”,最终流于形式,不能修成“正果”。

  中国政法大学王敬波教授撰文指出,城管承担的部分职能是现阶段社会发展中矛盾相对集中的领域,需要社会综合治理。寄希望单纯依赖城管一个机构独立解决,无异于天方夜谭。在改进执法管理的同时,政府更应该注重解决社会矛盾,推进法制化治理。只有这样才能形成持久有效的人性化城管执法模式。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沈阳教授说,城管想用新型执法方式改变人们的偏见,摆脱过去暴力执法的形象,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但更重要的还是研究长效机制,不要让执法方式的探索仅仅停留在外在的形式,甚至陷入越走越偏激的怪圈。人们长期以来对城管形成的印象并不会因一个眼神、一朵玫瑰就能轻易改变。”

  还有专家指出,“列队执法”也好,“献花执法”也罢,只是对执法手段的修修补补,是治标不治本。要想真正创新城市管理,必须改变思路,从“城市管理”迈向“城市服务”,要让权力真正为人民服务。

  “虽然柔性执法避免了暴力冲突,但真正起效的还是小贩对城管的畏惧,如果商户见缝插针的意识没有改变,未来矛盾冲突的隐患依然存在。”沈阳建议,城管在执法时应多考虑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允许小商贩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进行经营,以保障部分低收入人群的生活,同时满足市民的生活需求。(完)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