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被风吹过的夏天

      

从写字楼里出来,已经晚上十点半,无休止的加班,令我心情无比郁闷。接到一开超市哥们电话:“今天倒霉,收到一张50元假币,请你去大排档吃夜宵,花了它。”

盛夏的夜晚,没有一丝风,马路上释放着白天太阳蒸烤过的热浪,空气闷热得让人窒息。据气象预报说,夜里有一场暴雨降临。

两瓶啤酒下肚,我已经醉眼迷离,忽觉一阵清风飘过,“两位先生,我可以为你们唱首歌吗?”眼前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孩,一袭白色连衣裙,长长的马尾辫,身背一把吉他,干净得像一潭泉水,“行,我们点两首歌。”哥们向我挤挤眼,拿出50元递给女孩,女孩说:“好的,那我找你30元。”“不用找,给我们唱5首吧。”

“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微风吹过的一瞬间,似乎吹翻一切,只剩寂寞肯沉淀……”天籁般的嗓音,伴着吉他清脆的音乐,很久没有听到这样清澈纯净的歌声了,仿佛一阵清风吹过,所有的喧闹都静下来,直到一曲结束。

刚唱完两首,突然一阵狂风卷起漫天黄沙,伴随着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下来,一时间排挡上的人作鸟兽散,我匆匆和哥们告别,跨上了一辆公交车,似乎听见女孩在喊:“还没唱完呢,找你们钱!”

外面大雨瓢泼,公交车摇摇晃晃,几乎将我摇睡着了,朦胧中一袭白色长裙在眼前飘荡,还有一把吉他在眼前晃动,唱歌的女孩和我坐在一辆公交车上。

“嗨,你好。”我敲了敲吉他,女孩回过头来警惕地看着我,把我当做街头搭讪的小混混了,“刚才你就在我们那桌唱歌的,你忘了?”“哦,不好意思,还应该找你们钱呢。”女孩羞涩地笑着去掏钱,我心里骂自己混蛋,嘴上说:“这样吧,我给你20元,你把那50元给我,明天我还给朋友。”

路上女孩和我聊起来:她家原来开了一个效益不错的工厂,父母宠她像公主一样,从小培养她学音乐。谁料天有不测风云,今年上半年,上游的原料供应商拿着她父亲100万元货款跑路了,父亲又气又急,一下子得了脑梗,母亲一个人支撑着工厂,机器关停一半,家里的钱只够维持工人工资,快撑不下去了。她只有趁着暑假,白天在医院照顾父亲,晚上出来唱歌为自己挣学费。

“你毕业以后做音乐老师?”我问道。“我是独养女,毕业后要帮着打理工厂,等家里情况好转了再做音乐吧!”女孩回答我。不知不觉快到站了,她向我道别,站起来准备下车,我迅速从钱包抽出一百元,塞进她的吉他音孔里。

打开车窗,雨已经停了,凉爽清新的夜风,一下子涌进车内,我的头脑清醒了许多,突然想起什么,我将头伸出窗外双手拢在嘴上大喊:“哎,你回去一定要弹吉他,唱那首《被风吹过的夏天》!”

汽车已经发动了,马达的轰鸣声淹没了我的喊声,我只看见那个背着吉他的白色身影,在路旁向我挥手告别,越来越远。

我想,我会记得这个被风吹过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