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坝里!坝外!——洪涝过后沿黄一线农民收成如何?

2012-11-01 11:31 包头日报   ...

  玉米杆浸泡在水里。

  杨海龙收割完稻田的两亩玉米,装了不足一四轮车。

  山南黄灌区绝收面积达45万亩。

  今年降水量大,土壤含水量充足,玉米棒个个颗粒满饱。

  今年黄河包头段面临1986年以来最大洪峰考验,沿黄河一线乡镇的农作物受降水量大、土壤含水量高的影响,造成农田大面积内涝,尤其是沿黄河一线土右旗部分乡镇农作物受灾更为严重。

  据统计数据显示,土右旗明沙淖乡、将军尧镇、双龙镇、海子乡等8个乡镇农作物受灾面积约74.8万亩,其中玉米受灾约占50%,农作物八成以上受灾甚至绝收的面积达29.3万亩。

  10月19日至22日,正值黄河一线农民秋收的时节,记者沿着黄河大坝李五营村到田家圪旦村采访秋收农民了解到,黄河大坝外2至5公里的农作物长势良好,农民喜获丰产丰收;黄河大坝周边1公里左右的农作物含水量饱和,农民减产减收;而黄河大坝里农民承包林场地的农作物,至今在水里裸露着秸秆,农民损失惨重。

  坝外4公里承包地 韩四:亩产超2000斤!赚钱了

  明沙淖乡大城西村距离黄河大坝4公里左右,十月份秋收的氛围浓了许多。村里大街上几乎看不见晒阳闲聊的人,出地收秋的拖拉机倒是一辆接着一辆。韩四早上6点半就检修四轮车和小型收割机,7点多拉着媳妇向民生渠北玉米地出发。

  韩四,在村里是为数不多的种地“能人”,一是敢种地,二是敢吃苦。这个“能人”不是自己吹捧出来的,而是村里人一说起谁是种植大户,自然而然就冒出这么个人。这些年,他家每年玉米种植都在100亩左右。

  早上7点多出发到地里收割,中间回家卸三四车玉米,傍晚天黑才收工,回到家有时间还剥秸秆皮,今年秋收韩四从10月1日忙到10月22日。

  “今年我家买了台小型玉米收割机,我们两口一天能收割5、6亩,比往年省力多了。”韩四说,往年七八十亩玉米全是自己人工掰,一天一人掰1亩,至少得1个多月,秋收完手肿得不能动弹,今年投入8000多元买了小型收割机,1000多元买了剥皮机,省了不少力。

  由于今年降水量大,大城西村许多应分地和周边承包地土壤含水量充足,农作物长势明显好于去年。村里人说,好地的玉米亩产量超过2000斤,而往年平均亩产量1500斤。

  “看现在的收成,玉米棒个个满饱,平均一亩咋也得产2000斤。”韩四承包的70多亩玉米地都在村子周边,离黄河有4公里,今年是丰产丰收了。韩四初略估计,今年他家玉米亩产量2000斤,70多亩产量超过14万斤,按目前村里市场收购价每斤0.8元计算,毛收入能达到11万元。

  耕地机、播种机、收割机都是自家买的,没有人工成本,韩四今年种地赚钱了。

  坝里林场承包地 苗全新:投入5万多元,赔大了

  沿黄河一线的李五营村、西杨家圪堵村、尹蛇营村、金家圪堵村、田家圪旦村、周四和营村等自然村,农民承包坝里林场的地种植玉米成了多年的传统。少则百十亩,多则上千亩。

  尹蛇营村村民刘望今年试探性地承包了林场10多亩,平整地、耕种、锄草、间苗,忙碌了两三个月,从7月21日下大雨开始,就再没去看过自己种的玉米。

  “洪水都漫了玉米穗,哪还有收成。”刘望说,村里几十户村民或多或少都承包了林场地种玉米,都让水泡了,损失惨重。

  家住金家圪堵村的苗全新从家里到坝上仅有半个多小时车程,他承包了120亩坝里林场地。

  “今年我家包林场地投入5万多元,全赔进去了。”苗全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承包费每亩好地220元,盐碱地有的120元、有的50元,平均下来每亩至少100元,加上化肥150元、地膜40元、籽种50元、耕种地90元,每亩投入成本430元,120亩就是5.2万元。

  苗全新联合村里6户人家共同承包了600亩,前期平整土地、修整渠道就投入8、9万元,按户平摊,现在每户平均损失7万多元。

  面对记者“来年打算”这个问题时,苗全新苦笑了一下:“有啥打算?这天景,说不上,就是个种地。”然而,明年开春种地,他的启动资金没了着落。

  坝外坝里都种地 张俊堂:70亩收成抵消100亩绝收,持平了

  21日傍晚,金家圪堵村村民杨海龙收割完位于黄河大坝外1公里的两亩玉米,装了不足一四轮车。这两亩玉米地离黄河大坝近,土壤含水量大,初秋时还浸没着水,明显减产了。

  往年没洪水,黄河大坝周边的地总能丰产丰收,今年正值玉米开花孕穗期,地里积水漫过膝盖,玉米杆见了风都倒下了,减产可想而知。

  杨海龙的经济支柱有两个,一是种玉米,二是圈养羊。

  2011年,他种了31亩玉米,纯收入2.6万元,供着两个孩子上大学。2012年,除了31亩玉米外,他承包了坝里林场的75亩地,而林场地的玉米现在还在水里泡着,损失至少3.5万元。

  “包的坝里林场地全丢了,投入损失可不小。”杨海龙说,今年种地算是白辛苦了,种玉米的经济来源断了,只能靠冬天多养些羊,“还得挣回明年的籽种钱,不喂羊咋行”。

  村里像杨海龙一样的村民占了一半。张俊堂在坝里承包了100亩地种玉米,也都打了水漂。

  “每亩地成本至少得400多元,包地钱100元,籽种、化肥、地膜300多元,还不计算人工成本,100亩玉米投入4万多元。”张俊堂坦言,本想多种地挣点辛苦钱,没想到出师不利。

  张俊堂在坝外还种了70亩玉米,其中黄河大坝附近的30亩盐碱地有水渗透,减产将近一半,其余40亩收成良好,初略估算下来,70亩玉米能产10万斤。

  “坝外70亩收入能弥补坝里100亩投入的损失吗?”记者问。

  “也就是刚持平,这一年起早贪黑、辛辛苦苦,没挣个钱!”张俊堂感叹,原计划雇收割机也舍不得雇了,人工搬收完秋得11月份。

  种庄稼就是碰年景,明年种不种还是个未知数,张俊堂说。

  [链接]

  土右旗采取的救灾惠农措施

  ◎9月中旬开始,土右旗农业技术人员配合安华农业保险公司深入受灾乡镇进行农作物查灾、定损,目前已理赔受灾向日葵7.5万亩,受灾玉米预计11月初进入理赔款项发放阶段。

  ◎截至目前,土右旗信用联社为肉羊养殖户发放贷款2463万元,为生猪养殖户提供贷款18万元,为肉牛养殖户发放贷款39万元,其他66万元,共惠及农户267户。邮政储蓄银行已发放贷款122万元,近期准备发放80万元,惠及农户预计达到62户。

  ◎截至目前,小尾羊、蒙特利、丰润园、蒙滩羊、长信、天牧等企业开始向农民提供肉羊养殖的羊源,调运优质羊源5.4万只,引导和组织受灾农民因地制宜发展肉羊养殖产业。

  [记者手记]

  天灾后的教训

  从7月至10月,整整四个月,滚滚流淌的黄河水把沿黄一带种庄稼的农民弄得很糟心,他们花费在大坝上看水漫庄稼的时间多了,而花费在秋收上的时间短了。

  因为他们中间一大部分人,农作物遭遇洪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庄稼减产甚至绝收。

  据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全市山南黄灌区遭受严重洪涝灾害,绝收面积达到45万亩。

  传统农业靠老天,靠市场,也靠政策。这三者都有可能存在不稳定因素。当补贴、扶持等惠农政策一定时,依靠老天的分散小农经济依然面临着诸多未知,在天灾横祸面前显得步履蹒跚,在这种情况下培育市场扶持农业以保护农民利益,就显得尤为重要。

  洪涝发生后,政府部门全力组织抗洪救灾,警民联手生产自救,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农民损失。然而我们也注意到,农作物受灾面积广,银行、保险公司等市场主体的贷款、赔偿的额度和覆盖面与农民的损失程度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

  今年天灾的现实面前,更应让我们意识到只注重自己眼前“一亩三分地”的小农经济难以对抗变幻莫测的大自然,有时候,大自然是慷慨的,而有些时候,却又变得极其吝啬,无情地掠夺走农民本以为会用汗水换来的收成。

  因此,当下,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引导保险、金融、科技培训、农业合作社等多种市场主体从一开始就成为农业市场不可或缺的要素,保护农民种养殖的辛劳成果是当务之急。(记者星侃一轩)

0

  玉米杆浸泡在水里。

  杨海龙收割完稻田的两亩玉米,装了不足一四轮车。

  山南黄灌区绝收面积达45万亩。

  今年降水量大,土壤含水量充足,玉米棒个个颗粒满饱。

  今年黄河包头段面临1986年以来最大洪峰考验,沿黄河一线乡镇的农作物受降水量大、土壤含水量高的影响,造成农田大面积内涝,尤其是沿黄河一线土右旗部分乡镇农作物受灾更为严重。

  据统计数据显示,土右旗明沙淖乡、将军尧镇、双龙镇、海子乡等8个乡镇农作物受灾面积约74.8万亩,其中玉米受灾约占50%,农作物八成以上受灾甚至绝收的面积达29.3万亩。

  10月19日至22日,正值黄河一线农民秋收的时节,记者沿着黄河大坝李五营村到田家圪旦村采访秋收农民了解到,黄河大坝外2至5公里的农作物长势良好,农民喜获丰产丰收;黄河大坝周边1公里左右的农作物含水量饱和,农民减产减收;而黄河大坝里农民承包林场地的农作物,至今在水里裸露着秸秆,农民损失惨重。

  坝外4公里承包地 韩四:亩产超2000斤!赚钱了

  明沙淖乡大城西村距离黄河大坝4公里左右,十月份秋收的氛围浓了许多。村里大街上几乎看不见晒阳闲聊的人,出地收秋的拖拉机倒是一辆接着一辆。韩四早上6点半就检修四轮车和小型收割机,7点多拉着媳妇向民生渠北玉米地出发。

  韩四,在村里是为数不多的种地“能人”,一是敢种地,二是敢吃苦。这个“能人”不是自己吹捧出来的,而是村里人一说起谁是种植大户,自然而然就冒出这么个人。这些年,他家每年玉米种植都在100亩左右。

  早上7点多出发到地里收割,中间回家卸三四车玉米,傍晚天黑才收工,回到家有时间还剥秸秆皮,今年秋收韩四从10月1日忙到10月22日。

  “今年我家买了台小型玉米收割机,我们两口一天能收割5、6亩,比往年省力多了。”韩四说,往年七八十亩玉米全是自己人工掰,一天一人掰1亩,至少得1个多月,秋收完手肿得不能动弹,今年投入8000多元买了小型收割机,1000多元买了剥皮机,省了不少力。

  由于今年降水量大,大城西村许多应分地和周边承包地土壤含水量充足,农作物长势明显好于去年。村里人说,好地的玉米亩产量超过2000斤,而往年平均亩产量1500斤。

  “看现在的收成,玉米棒个个满饱,平均一亩咋也得产2000斤。”韩四承包的70多亩玉米地都在村子周边,离黄河有4公里,今年是丰产丰收了。韩四初略估计,今年他家玉米亩产量2000斤,70多亩产量超过14万斤,按目前村里市场收购价每斤0.8元计算,毛收入能达到11万元。

  耕地机、播种机、收割机都是自家买的,没有人工成本,韩四今年种地赚钱了。

  坝里林场承包地 苗全新:投入5万多元,赔大了

  沿黄河一线的李五营村、西杨家圪堵村、尹蛇营村、金家圪堵村、田家圪旦村、周四和营村等自然村,农民承包坝里林场的地种植玉米成了多年的传统。少则百十亩,多则上千亩。

  尹蛇营村村民刘望今年试探性地承包了林场10多亩,平整地、耕种、锄草、间苗,忙碌了两三个月,从7月21日下大雨开始,就再没去看过自己种的玉米。

  “洪水都漫了玉米穗,哪还有收成。”刘望说,村里几十户村民或多或少都承包了林场地种玉米,都让水泡了,损失惨重。

  家住金家圪堵村的苗全新从家里到坝上仅有半个多小时车程,他承包了120亩坝里林场地。

  “今年我家包林场地投入5万多元,全赔进去了。”苗全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承包费每亩好地220元,盐碱地有的120元、有的50元,平均下来每亩至少100元,加上化肥150元、地膜40元、籽种50元、耕种地90元,每亩投入成本430元,120亩就是5.2万元。

  苗全新联合村里6户人家共同承包了600亩,前期平整土地、修整渠道就投入8、9万元,按户平摊,现在每户平均损失7万多元。

  面对记者“来年打算”这个问题时,苗全新苦笑了一下:“有啥打算?这天景,说不上,就是个种地。”然而,明年开春种地,他的启动资金没了着落。

  坝外坝里都种地 张俊堂:70亩收成抵消100亩绝收,持平了

  21日傍晚,金家圪堵村村民杨海龙收割完位于黄河大坝外1公里的两亩玉米,装了不足一四轮车。这两亩玉米地离黄河大坝近,土壤含水量大,初秋时还浸没着水,明显减产了。

  往年没洪水,黄河大坝周边的地总能丰产丰收,今年正值玉米开花孕穗期,地里积水漫过膝盖,玉米杆见了风都倒下了,减产可想而知。

  杨海龙的经济支柱有两个,一是种玉米,二是圈养羊。

  2011年,他种了31亩玉米,纯收入2.6万元,供着两个孩子上大学。2012年,除了31亩玉米外,他承包了坝里林场的75亩地,而林场地的玉米现在还在水里泡着,损失至少3.5万元。

  “包的坝里林场地全丢了,投入损失可不小。”杨海龙说,今年种地算是白辛苦了,种玉米的经济来源断了,只能靠冬天多养些羊,“还得挣回明年的籽种钱,不喂羊咋行”。

  村里像杨海龙一样的村民占了一半。张俊堂在坝里承包了100亩地种玉米,也都打了水漂。

  “每亩地成本至少得400多元,包地钱100元,籽种、化肥、地膜300多元,还不计算人工成本,100亩玉米投入4万多元。”张俊堂坦言,本想多种地挣点辛苦钱,没想到出师不利。

  张俊堂在坝外还种了70亩玉米,其中黄河大坝附近的30亩盐碱地有水渗透,减产将近一半,其余40亩收成良好,初略估算下来,70亩玉米能产10万斤。

  “坝外70亩收入能弥补坝里100亩投入的损失吗?”记者问。

  “也就是刚持平,这一年起早贪黑、辛辛苦苦,没挣个钱!”张俊堂感叹,原计划雇收割机也舍不得雇了,人工搬收完秋得11月份。

  种庄稼就是碰年景,明年种不种还是个未知数,张俊堂说。

  [链接]

  土右旗采取的救灾惠农措施

  ◎9月中旬开始,土右旗农业技术人员配合安华农业保险公司深入受灾乡镇进行农作物查灾、定损,目前已理赔受灾向日葵7.5万亩,受灾玉米预计11月初进入理赔款项发放阶段。

  ◎截至目前,土右旗信用联社为肉羊养殖户发放贷款2463万元,为生猪养殖户提供贷款18万元,为肉牛养殖户发放贷款39万元,其他66万元,共惠及农户267户。邮政储蓄银行已发放贷款122万元,近期准备发放80万元,惠及农户预计达到62户。

  ◎截至目前,小尾羊、蒙特利、丰润园、蒙滩羊、长信、天牧等企业开始向农民提供肉羊养殖的羊源,调运优质羊源5.4万只,引导和组织受灾农民因地制宜发展肉羊养殖产业。

  [记者手记]

  天灾后的教训

  从7月至10月,整整四个月,滚滚流淌的黄河水把沿黄一带种庄稼的农民弄得很糟心,他们花费在大坝上看水漫庄稼的时间多了,而花费在秋收上的时间短了。

  因为他们中间一大部分人,农作物遭遇洪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庄稼减产甚至绝收。

  据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全市山南黄灌区遭受严重洪涝灾害,绝收面积达到45万亩。

  传统农业靠老天,靠市场,也靠政策。这三者都有可能存在不稳定因素。当补贴、扶持等惠农政策一定时,依靠老天的分散小农经济依然面临着诸多未知,在天灾横祸面前显得步履蹒跚,在这种情况下培育市场扶持农业以保护农民利益,就显得尤为重要。

  洪涝发生后,政府部门全力组织抗洪救灾,警民联手生产自救,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农民损失。然而我们也注意到,农作物受灾面积广,银行、保险公司等市场主体的贷款、赔偿的额度和覆盖面与农民的损失程度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

  今年天灾的现实面前,更应让我们意识到只注重自己眼前“一亩三分地”的小农经济难以对抗变幻莫测的大自然,有时候,大自然是慷慨的,而有些时候,却又变得极其吝啬,无情地掠夺走农民本以为会用汗水换来的收成。

  因此,当下,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引导保险、金融、科技培训、农业合作社等多种市场主体从一开始就成为农业市场不可或缺的要素,保护农民种养殖的辛劳成果是当务之急。(记者星侃一轩)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