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陪你一起看草原,草原花正艳,陪你一起看草原,让爱留心间……”

7至9月是草原水草最丰美的时节。这时去大草原欢歌、沉醉,是所有人一个瑰丽的梦。我也不例外,在一个朗日和风的日子,行行复行行,去往锡日摩仁草原游玩、采风。

汽车驶出距乌海70公里的巴拉贡收费站,向东,向东,眼前渐渐展现出无边无际的一马平川,一丛丛、一簇簇不知名的沙棘、蒿草匍匐蔓延,滚滚而过,一如碧波中翻卷起伏的浪花,抬一抬头,是天高云淡的万里晴空,挥一挥手,是煦风拂面的热浪万倾,仿佛大草原已张开了宽阔的臂膀,未见草原,心已沉醉。

行至“火焰山”景观路段,人们纷纷下车远眺,在绵延数公里的火红色的群山周围,绿草茵茵,高唱着生命力顽强的沙漠植被挑战恶劣气候的胜利凯歌,而在“火苗”雄雄燃烧的群山之中,却寸草不生,无一线生机绽放的迹象,盛夏的骄阳鸟瞰着大地,不动声色,只有火焰山能够无视它的威力,傲然凛立,千百年来能够保持自己的本色吧,在大自然的神奇面前,你不由不叹服自然造化的鬼斧神工。

翻过一道道坡,越过一道道梁,汽车在玉带一般的公路上飞驰了很久以后,远远地,一片林立的白色“风车”映入眼帘,在广袤的原野上静候着人们的观瞻。当车子驶进风力发电区时我才看清,一桩桩十几米高的塔架如巨人的力臂直指云天,顶端的三页转轮每一扇都有2米多长,不难想象,当这些设备启动运行时,劲风吹过,巨大的“风车”呼啸飞转的场面是多么令人叹为观止。如此景致在市区难得一遇,人们纷纷下车拍照,以便将美景永久封存在记忆之中。

行至伊和乌素镇的温泉山庄里,只见温泉水自地下直接被机井抽出,从水管里流出,伸手洗上一洗,水温适中,不烫也不凉。温泉水日夜不息地汇入远处的洼地,久而久之,竟形成一片碧波荡漾的湖,导游告诉我们湖里游鱼很多,如果带上渔具,可以体味一下垂钓的乐趣,只要有耐心,只要运气好,一定不会空手而归。因为还要赶路,我们并没在这里多作逗留,只在湖畔留了个影,给汽车水箱降降温,稍事休整又继续前往下一站。

车子还没开进马兰花沟,一望无垠的绿野上就开始若隐若现一抹又一抹的紫色,令人眼前为之一亮,越走越近,这一抹抹紫色连绵成片,衬着绿茸茸的草毯,竟汇聚为一片紫色的花海,细细端详,小小的马兰花花瓣纤长薄脆,脆嫩得吹弹可破,一株上开着星星点点的三朵两朵并不起眼,可是它们以燎原之势如此繁密地簇拥在一起,漫过高坡,漫过低洼,漫向遥远的地平线,其景之美就非常蔚为壮观。在这紫色的“花海”里打个滚,沾一沾紫气东来的祥瑞,在淡淡的花香里,人会深深的沉醉,如入仙境。

此行最难忘的一个景点是位于锡日摩仁草原北部一片宽0.3公里、长30多公里的沼泽湿地。傍晚时分,我们走进湿地深处,软塌塌的沼泽地里,隔不远会有一团团蘑菇状的隆起,这些隆起大如一面小圆桌,能站三四个人,小如一顶草帽,仅容一个人的双脚。童心不泯的我们在这上面跳啊闹啊,体会着沼泽的起伏。随着人们的蹦跳,地面竟忽高忽低,不小心落下“草帽”的人竟大有沉陷之势,惹来一声声大惊小怪的惊叫。落日的余晖将每一片沾满水气的小草染成了金色,静谧的旷野里,一匹匹马甩着尾巴,悠闲地觅食,鸭鹫、鸿雁等野鸟偶尔从眼前掠过,远处不知名的鸣叫声此起彼伏,该是倦鸟归巢了吧。在人、畜、禽各不相扰的黄昏里,草原的博大、宽广、辽旷,令人深深地顶礼、肃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