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寂寞是一座美丽的城堡

“寂寞如花”——多么意境卓妍的表达!不是郁郁寡欢的失落,也不是孤单影只的怅寥;不是悲喜难扼的情怀苦守,更不是风中伶仃的黯然神伤!如花一样,我静静地绽放。你在或者不在,我都迎风摇曳着;你赏抑或不赏,我都袅娜娉婷着!

记得那些年在外地修建铁路新线的施工现场上班,而我家在市区的远郊,去一趟单位往往都得一天的时间。早晨起来,父母已经都去学校上班了。一个人热口饭,再整理一遍旅行包,锁好门,出发。在村口等上长途班车,到市区再倒几趟公交车,算是到了火车站。一般已近中午时分。十一点零七,我坐上441次慢车,开始从呼和浩特到大同长达八小时的漫漫上班路程。别说是刷手机了,那时候固定电话都是稀缺货。一离开家门基本就是音信渺茫,百分之百的寂寞天涯路。

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却很享受这样的羁旅!那些车窗外的风景总会吸引我的目光,让我怎么看都不觉得够。平原、山脊、村庄、田野、市镇、厂矿……铁道线两侧的景物如同那些“哐当哐当”停靠的大大小小的车站,在一次次的奔赴中,我早已了然于胸。看着春天的风在旷野卷起高高的沙土旋儿,夏天的秧苗在广袤的田地间整齐排列盈盈起舞,秋天的树林在阳光下金色粼粼妖娆无限,冬天的山峦在大雪的覆盖下银蛇蜡像风光霁月,我内心的欣喜与雀跃着实无法用语言来准确描述,它们就那么汩汩涌动着,流进我的心田,渗入我的肺腑。

当然,车厢内的故事同样让我着迷。无须说话,只要竖起耳朵,就能收获一段段精彩。打工的会讲述他在大都市的见闻,做生意的却总绕不开他的产品;男人常会在聊天中加入自我吹嘘,女人则更多会说些零零散散的琐碎生活;老人们谈的最多的是儿女,年轻人则激动地向同伴描绘着自己的远方……我会莫名奇妙地这样想道:这小小的车厢多像一个剧种百变的大舞台啊!而每个人都正在本色出演着自己的角色。

周国平说:“灵魂只能独行。”

所以,比起热闹喧嚣处的角落寂寞,我更喜欢封闭空间里的那种纯粹寂寞。广厦挺好,阁楼也成,土坯老屋还行,只要是我一个人的寂寞时光,就会是一段神仙般的旅途。可以看看自己酷喜的院线大片,听听久违的刑侦小说,读读搁置在书架上的大部头书籍。亦或什么也不做,就是呷着一壶茶水,静静地安坐着。聆听风声,端详云彩,细数尘埃,任思绪飘荡,飞越迢迢的万水千山,攀上意念的崇山峻岭,直至抵达心灵的浩瀚云霄!

特别喜欢一首歌的歌名《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红尘俗事的热闹固然繁华似锦,你来我往的高朋确实也琴瑟和鸣,但我真的需要寂寞这座城堡来作暂躲之所,做一刻“孤舟蓑笠翁”,钓钓风花月寒江雪,无所顾忌地放飞精神,姹紫嫣红地绽放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