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美媒:中美两国需要密切合作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2020-04-01 16:31 中国网  

中国网3月31日讯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3月27日发表题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国是敌是友?》的文章,作者是曾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理论的美国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府学院首任院长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Graham Allison)和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研究助理克里斯托弗·李(Christopher Li)。

文章认为,美国应直面自身抗疫失败的事实,并正确认识中国和吸取中国成功抗疫的经验,否则美国永远无法取得抗疫成功。此外,两位作者还呼吁美中两国开展合作,共同应对危机。

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一、美国须正确认识中国和中国的抗疫成功

美官员将矛头对准中国是逃避责任的做法。为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美国是应该把中国当作一个应群起攻之的敌人?还是该承认它是一个对本国抗疫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尽管美国对中国的抗疫贡献不屑一顾,但事实是,如果不让中国参与进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美国就无法在这场抗疫战中取得成功。

目前,在所有人看来,美中之间日益残酷的竞争将是两国关系的一个关键特征。一个快速崛起的中国确实有可能取代美国的国际地位,这在现实中是无法掩盖或否认的。问题在于,在这样的背景下,当双方政治家面对具体却又无法单独解决的全球威胁时,他们是否有足够的智慧,找到让竞争对手同时成为合作伙伴的方法。当疫情蔓延成为全球范围内的流行病时,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做到与世隔绝,每个国家都面临着风险。

特朗普总统坚称新冠病毒是“中国病毒”,某共和党参议员拿病毒“污名化”中国等言行,都助长了社交媒体上阴谋论者的气焰。我们应该长远考虑。在试图战胜新冠肺炎疫情方面,美国面临的紧迫挑战并不是中国,而是自身未能调动起与威胁相匹配的反应。新加坡和韩国都已采取紧急措施多周,但美国政府却还停留在否认疫情严重程度的阶段。

中国已成功控制病毒在国内的传播。美国要明白,面对自己失败的事实,美国要正确认识中国和中国的成功。当中国最高领导人意识到威胁并于1月21日宣布该疫情是“一场危机和重大考验”时,中国发起了令世界瞩目的抗疫战争。尽管有对中国各种质疑的论调,但目前所有来源的证据都表明,中国这些努力实际上已经成功地控制住病毒在中国的传播,包括苹果、星巴克和麦当劳在内的美国零售商现在都已重新在中国营业。

今天,美国的当务之急是尽一切可能阻止病毒感染数百万同胞,杀死数十万人,摧毁我们的社会。如果中国科学家能够研发出抗病毒药物减轻病毒对感染者的影响,美国应该进口吗?美国政府曾坚称,美国在1年多的时间内不会批准任何疫苗。一旦中国研发的疫苗在新加坡或韩国被证明是有效的,美国民众会怎么看待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鉴于美国各地医院和一线急救人员对N95口罩的急切需求,如果中国像最近援助意大利那样,准备向美国援助数百万个口罩,美国人应该表示欢迎吗?如果中国的诊断经验被证明是有效的,美国是否应该因为它的来源而拒绝学习这一经验?

美中若不合作双方都将无法单方面确保国家利益。疫情突显出一种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若没有与对方的合作,美国和中国单方面都无法确保这种利益。两国的作为以及不作为,都将对更大范围内领导权的争夺产生深远影响。从未来12个月的经济增长,到国民对政府的信心,再到美中两国在世界各地的地位来看:能否成功应对这场全球瞩目的考验,对美中两国至关重要。专注于言词而非行动的“口水战”是一种小题大做。

今天,金融市场押注的是,中国基本上已经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打赢了第一仗。在经历了第一季度的大幅下滑后,如果中国经济恢复了强劲增长,而美国又在长期衰退和真正的大萧条之间徘徊,美国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差距会继续缩小。若中国通过控制疫情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而所谓民主的、权力分散的美国政府还在疫情里不断挣扎,那么美国对中国过去采取措施的反对态度,在许多人听来就会像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此外,我们不应该忘记更大的背景,那就是中国不可避免的崛起和美国的衰落。本世纪初,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还不到美国的1/4,但如今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2008年金融危机使美国陷入长期停滞之际,中国迅速恢复了快速增长,这让中国更加感到自信和有底气。除非美国能找到迅速应对目前疫情的办法,否则中国可能会在各种全球议题上更有发言权。

二、中美应在三大关键领域合作共同应对疫情

探索疾病知识、发现治疗疾病的药物以及制定预防和治疗方案,本质上都是开放的国际事业。生物医学的进步是通过世界各地实验室的研究而实现的,研究的本质是合作。在当前抗疫战以及为预防未来由新病毒引起的大流行奠定基础的过程中,美国和中国应该在以下3个关键领域开展合作:

一是从基因组到流行病学的数据。在试图评估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并考虑应对措施时,不确定性是核心因素。缺乏由各疫情暴发国实验室提供的高质量数据是第二个关键因素。每个国家都需要可信的数据,这提醒我们:在像世卫组织等国际机构中,对病毒处理方式和透明度标准保持一致非常重要。

中国科学家很快对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并向国际社会共享,这使得一场大规模的全球研究工作得以展开。此外,由于中国患者最先承受了疫情带来的死亡冲击,它为全球卫生专家提供了第一套数据。该数据被用以估计致死率,并通过创建模型来预测该病传播范围和严重程度,从而确保了采取更有力的应对举措。

二是诊断和公共卫生措施。如果中国开发出一种有效的人员检测方法,可以在机场、企业和学校进行大规模的应用,那么美国能采用这种方法吗?相反,如果研究人员开发并验证出一种更便宜、更快、更准确的高通量筛选,它该被共享吗?在两国贸易战前,美国每年进口的220亿美元医疗设备中,约有四分之一来自中国。这些设备对当前美国医疗体系应对国内激增新冠肺炎病例至关重要。

三是生物医学研究领域中的基础研究和转化研究。为此,哈佛医学院最近宣布了一项与中国同行一起抗击疫情的合作项目。中方合作伙伴的负责人是钟南山。正如科学家们反复强调的那样,研究中的合作通常会带来更好的结果。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垄断科学创新的时代,在新冠肺炎疫情这类紧迫课题上的合作利大于弊。在努力应对这一疫情之际,全球各国政府应该牢记:收集和整合数据、共享试剂和工具将需要各大洲之间的密切沟通。

总之,与其相互妖魔化,美中都应该认识到,彼此都需要对方来击败病毒这个致命的敌人。因此,伙伴关系,即使是有限的伙伴关系,在战略上也是必要的。美国和中国能在同一时间内既成为无情的对手,又成为亲密的伙伴吗?同时持有两个看似矛盾的想法是很困难的。但要想成功地击败这个病毒,真的需要如此。

责任编辑:韩伟丽

639

中国网3月31日讯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3月27日发表题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国是敌是友?》的文章,作者是曾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理论的美国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府学院首任院长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Graham Allison)和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研究助理克里斯托弗·李(Christopher Li)。

文章认为,美国应直面自身抗疫失败的事实,并正确认识中国和吸取中国成功抗疫的经验,否则美国永远无法取得抗疫成功。此外,两位作者还呼吁美中两国开展合作,共同应对危机。

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一、美国须正确认识中国和中国的抗疫成功

美官员将矛头对准中国是逃避责任的做法。为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美国是应该把中国当作一个应群起攻之的敌人?还是该承认它是一个对本国抗疫至关重要的合作伙伴?尽管美国对中国的抗疫贡献不屑一顾,但事实是,如果不让中国参与进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美国就无法在这场抗疫战中取得成功。

目前,在所有人看来,美中之间日益残酷的竞争将是两国关系的一个关键特征。一个快速崛起的中国确实有可能取代美国的国际地位,这在现实中是无法掩盖或否认的。问题在于,在这样的背景下,当双方政治家面对具体却又无法单独解决的全球威胁时,他们是否有足够的智慧,找到让竞争对手同时成为合作伙伴的方法。当疫情蔓延成为全球范围内的流行病时,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做到与世隔绝,每个国家都面临着风险。

特朗普总统坚称新冠病毒是“中国病毒”,某共和党参议员拿病毒“污名化”中国等言行,都助长了社交媒体上阴谋论者的气焰。我们应该长远考虑。在试图战胜新冠肺炎疫情方面,美国面临的紧迫挑战并不是中国,而是自身未能调动起与威胁相匹配的反应。新加坡和韩国都已采取紧急措施多周,但美国政府却还停留在否认疫情严重程度的阶段。

中国已成功控制病毒在国内的传播。美国要明白,面对自己失败的事实,美国要正确认识中国和中国的成功。当中国最高领导人意识到威胁并于1月21日宣布该疫情是“一场危机和重大考验”时,中国发起了令世界瞩目的抗疫战争。尽管有对中国各种质疑的论调,但目前所有来源的证据都表明,中国这些努力实际上已经成功地控制住病毒在中国的传播,包括苹果、星巴克和麦当劳在内的美国零售商现在都已重新在中国营业。

今天,美国的当务之急是尽一切可能阻止病毒感染数百万同胞,杀死数十万人,摧毁我们的社会。如果中国科学家能够研发出抗病毒药物减轻病毒对感染者的影响,美国应该进口吗?美国政府曾坚称,美国在1年多的时间内不会批准任何疫苗。一旦中国研发的疫苗在新加坡或韩国被证明是有效的,美国民众会怎么看待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鉴于美国各地医院和一线急救人员对N95口罩的急切需求,如果中国像最近援助意大利那样,准备向美国援助数百万个口罩,美国人应该表示欢迎吗?如果中国的诊断经验被证明是有效的,美国是否应该因为它的来源而拒绝学习这一经验?

美中若不合作双方都将无法单方面确保国家利益。疫情突显出一种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若没有与对方的合作,美国和中国单方面都无法确保这种利益。两国的作为以及不作为,都将对更大范围内领导权的争夺产生深远影响。从未来12个月的经济增长,到国民对政府的信心,再到美中两国在世界各地的地位来看:能否成功应对这场全球瞩目的考验,对美中两国至关重要。专注于言词而非行动的“口水战”是一种小题大做。

今天,金融市场押注的是,中国基本上已经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打赢了第一仗。在经历了第一季度的大幅下滑后,如果中国经济恢复了强劲增长,而美国又在长期衰退和真正的大萧条之间徘徊,美国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差距会继续缩小。若中国通过控制疫情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而所谓民主的、权力分散的美国政府还在疫情里不断挣扎,那么美国对中国过去采取措施的反对态度,在许多人听来就会像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此外,我们不应该忘记更大的背景,那就是中国不可避免的崛起和美国的衰落。本世纪初,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还不到美国的1/4,但如今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2008年金融危机使美国陷入长期停滞之际,中国迅速恢复了快速增长,这让中国更加感到自信和有底气。除非美国能找到迅速应对目前疫情的办法,否则中国可能会在各种全球议题上更有发言权。

二、中美应在三大关键领域合作共同应对疫情

探索疾病知识、发现治疗疾病的药物以及制定预防和治疗方案,本质上都是开放的国际事业。生物医学的进步是通过世界各地实验室的研究而实现的,研究的本质是合作。在当前抗疫战以及为预防未来由新病毒引起的大流行奠定基础的过程中,美国和中国应该在以下3个关键领域开展合作:

一是从基因组到流行病学的数据。在试图评估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并考虑应对措施时,不确定性是核心因素。缺乏由各疫情暴发国实验室提供的高质量数据是第二个关键因素。每个国家都需要可信的数据,这提醒我们:在像世卫组织等国际机构中,对病毒处理方式和透明度标准保持一致非常重要。

中国科学家很快对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进行了测序,并向国际社会共享,这使得一场大规模的全球研究工作得以展开。此外,由于中国患者最先承受了疫情带来的死亡冲击,它为全球卫生专家提供了第一套数据。该数据被用以估计致死率,并通过创建模型来预测该病传播范围和严重程度,从而确保了采取更有力的应对举措。

二是诊断和公共卫生措施。如果中国开发出一种有效的人员检测方法,可以在机场、企业和学校进行大规模的应用,那么美国能采用这种方法吗?相反,如果研究人员开发并验证出一种更便宜、更快、更准确的高通量筛选,它该被共享吗?在两国贸易战前,美国每年进口的220亿美元医疗设备中,约有四分之一来自中国。这些设备对当前美国医疗体系应对国内激增新冠肺炎病例至关重要。

三是生物医学研究领域中的基础研究和转化研究。为此,哈佛医学院最近宣布了一项与中国同行一起抗击疫情的合作项目。中方合作伙伴的负责人是钟南山。正如科学家们反复强调的那样,研究中的合作通常会带来更好的结果。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垄断科学创新的时代,在新冠肺炎疫情这类紧迫课题上的合作利大于弊。在努力应对这一疫情之际,全球各国政府应该牢记:收集和整合数据、共享试剂和工具将需要各大洲之间的密切沟通。

总之,与其相互妖魔化,美中都应该认识到,彼此都需要对方来击败病毒这个致命的敌人。因此,伙伴关系,即使是有限的伙伴关系,在战略上也是必要的。美国和中国能在同一时间内既成为无情的对手,又成为亲密的伙伴吗?同时持有两个看似矛盾的想法是很困难的。但要想成功地击败这个病毒,真的需要如此。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