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朱德一辈子没吃过饱饭

2008-02-23 00:12
  元帅因何过着穷日子?

  在中南海,朱家是有名的困难户。据说,当年住在中南海的中央领导干部中,朱德、刘少奇、陈云这三家是有名的困难户,原因都是家庭成员多,需要接济的亲戚多,而朱家尤甚。

  中央办公厅曾经设法给予他们补助,但是他们都回绝了,有的则在得知补助后,逐月退还了。当年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共中央最高领袖,定的是一级工资,但是根据毛泽东的建议,他们拿的都是四级工资,也就是400多元。绝大多数人的工资,都是随着参加工作的年限而递增,而这几位最高领袖,又响应了毛泽东的倡导,工资实行递减制。

  和党政干部相比,军队干部的薪金要稍微高些。朱德功高德劭,完全可以拿元帅的工资。但是他以已经不在军队中担任实际职务为由,坚决不拿元帅的工资。这样一来,他和康克清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才顶一个元帅的工资;两位老人日常生活,再加上十几个孩子的吃穿和上学的费用,还要接济家乡的亲戚等,有限的工资就变得紧紧巴巴了。

  一辈子没吃过饱饭

  刘武回忆说:“我记得是上世纪70年代,爷爷曾感叹地说:我这一辈子没吃过饱饭!我不理解是什么原因,就问我妈,爷爷生活条件这样子,总比老百姓要好一点,他自己为什么说他吃不饱饭呢?后来,我妈妈解释说,因为战争年代,不管长征也好,抗日战争也好,解放战争也好,没什么吃的。解放以后他又得了糖尿病,想吃也不能吃了。”

  川人好吃会吃能吃,但朱德却享不了口福。刘建笑道:“因为他有糖尿病嘛,不让吃辣的、油的、甜的,炒菜都是给他单列出来,四川人炒菜要放糖,要放辣椒,他的菜不能放辣椒,也不能放糖。”

  偷吃回锅肉

  一次,廖承志和夫人经普椿到帅府拜访,俩人聊得很热烈,时近中午,康克清就说:“时间不早了,你们就在这吃饭吧。”

  因为廖承志同样有糖尿病,而且心脏也不好,夫人经普椿不想让他在朱家吃饭,说:“我们还是回家吃饭去。”但是廖承志却高兴地说:“好!老总请我吃饭,那我就留下吃饭了。”其实,他主要是想在外面能吃点好的,因为他在家里也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廖承志兴奋地说:“我能不能吃点回锅肉啊?”康克清说:“我们这个孙子也好吃肉,刘建,你赶快去告诉师傅,做一份回锅肉。”

  一会儿,师傅上了挺大一盘回锅肉。廖承志一看乐了,高兴地吃起来了。他这一吃,让陪客的朱德馋得不得了,眼睛一直盯着那盘子,想吃又不敢吃,因为康克清在一旁看着呢。还是刘建,乘奶奶不注意,赶紧夹了一片给爷爷送到嘴里。朱、廖二人相顾一视,呵呵地乐起来。

  朱敏曾回忆说:“父亲始终保持着战争年代的俭朴作风。每顿饭差不多都是一碗米饭、一小盘素菜、一小盘自己家里腌的泡菜,另一盘菜里几片肉,一小碗汤。3年困难时期,家里来往客人多,粮食亏了50多斤。工作人员想让机关补上,父亲坚决不同意,坚持和全家人一起吃菜糊糊,硬是用‘瓜菜代’的办法把所亏粮食补了回来。”

  穷老抠请人吃饭

  自嘲一辈子没吃饱饭的朱德,曾专门请毛泽东的老师徐特立吃过一次饭。

  朱德和徐特立是好友,两人经常一起散步,谈诗论文。两人年龄正好相差10岁。一次,两人谈论完了,朱德跟徐老说:“今天我请你吃顿好饭吧。”徐特立说:“你这个穷老抠,能有什么好吃的!”“你不用推辞,保你满意。”徐特立知道朱德的饭食不强,今天朱德要请客,莫非真的弄来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很快,一盘子烧饼和两大碗豆腐脑儿端了上来。徐特立禁不住笑了:“这就是你朱总司令、国家副主席招待贵客的上等好餐吗?”

  朱德:“你先不要妄加评论,吃完了再说。”

  徐特立:“我算服你啦!”

  朱德住处的卫生间设备简陋,地方狭小,洗澡盆又高又笨,进出很不方便。朱德年纪又大,为了他老人家的安全,管理部门几次建议把浴盆改低一点,再装一个喷头,好让他坐着淋浴,可他说什么也不同意:“国家用钱的地方多得很,我这里已经很好了。再翻修改装,又要浪费钱财。”1976年朱德住院后,工作人员趁机把浴盆改装好,心想即使遭到老人的批评,那也心甘情愿!遗憾的是,这个新装的浴盆他一次也没有用过。(据《人物周报》)

责任编辑:wjb

13
  元帅因何过着穷日子?

  在中南海,朱家是有名的困难户。据说,当年住在中南海的中央领导干部中,朱德、刘少奇、陈云这三家是有名的困难户,原因都是家庭成员多,需要接济的亲戚多,而朱家尤甚。

  中央办公厅曾经设法给予他们补助,但是他们都回绝了,有的则在得知补助后,逐月退还了。当年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共中央最高领袖,定的是一级工资,但是根据毛泽东的建议,他们拿的都是四级工资,也就是400多元。绝大多数人的工资,都是随着参加工作的年限而递增,而这几位最高领袖,又响应了毛泽东的倡导,工资实行递减制。

  和党政干部相比,军队干部的薪金要稍微高些。朱德功高德劭,完全可以拿元帅的工资。但是他以已经不在军队中担任实际职务为由,坚决不拿元帅的工资。这样一来,他和康克清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才顶一个元帅的工资;两位老人日常生活,再加上十几个孩子的吃穿和上学的费用,还要接济家乡的亲戚等,有限的工资就变得紧紧巴巴了。

  一辈子没吃过饱饭

  刘武回忆说:“我记得是上世纪70年代,爷爷曾感叹地说:我这一辈子没吃过饱饭!我不理解是什么原因,就问我妈,爷爷生活条件这样子,总比老百姓要好一点,他自己为什么说他吃不饱饭呢?后来,我妈妈解释说,因为战争年代,不管长征也好,抗日战争也好,解放战争也好,没什么吃的。解放以后他又得了糖尿病,想吃也不能吃了。”

  川人好吃会吃能吃,但朱德却享不了口福。刘建笑道:“因为他有糖尿病嘛,不让吃辣的、油的、甜的,炒菜都是给他单列出来,四川人炒菜要放糖,要放辣椒,他的菜不能放辣椒,也不能放糖。”

  偷吃回锅肉

  一次,廖承志和夫人经普椿到帅府拜访,俩人聊得很热烈,时近中午,康克清就说:“时间不早了,你们就在这吃饭吧。”

  因为廖承志同样有糖尿病,而且心脏也不好,夫人经普椿不想让他在朱家吃饭,说:“我们还是回家吃饭去。”但是廖承志却高兴地说:“好!老总请我吃饭,那我就留下吃饭了。”其实,他主要是想在外面能吃点好的,因为他在家里也是受到严格限制的。廖承志兴奋地说:“我能不能吃点回锅肉啊?”康克清说:“我们这个孙子也好吃肉,刘建,你赶快去告诉师傅,做一份回锅肉。”

  一会儿,师傅上了挺大一盘回锅肉。廖承志一看乐了,高兴地吃起来了。他这一吃,让陪客的朱德馋得不得了,眼睛一直盯着那盘子,想吃又不敢吃,因为康克清在一旁看着呢。还是刘建,乘奶奶不注意,赶紧夹了一片给爷爷送到嘴里。朱、廖二人相顾一视,呵呵地乐起来。

  朱敏曾回忆说:“父亲始终保持着战争年代的俭朴作风。每顿饭差不多都是一碗米饭、一小盘素菜、一小盘自己家里腌的泡菜,另一盘菜里几片肉,一小碗汤。3年困难时期,家里来往客人多,粮食亏了50多斤。工作人员想让机关补上,父亲坚决不同意,坚持和全家人一起吃菜糊糊,硬是用‘瓜菜代’的办法把所亏粮食补了回来。”

  穷老抠请人吃饭

  自嘲一辈子没吃饱饭的朱德,曾专门请毛泽东的老师徐特立吃过一次饭。

  朱德和徐特立是好友,两人经常一起散步,谈诗论文。两人年龄正好相差10岁。一次,两人谈论完了,朱德跟徐老说:“今天我请你吃顿好饭吧。”徐特立说:“你这个穷老抠,能有什么好吃的!”“你不用推辞,保你满意。”徐特立知道朱德的饭食不强,今天朱德要请客,莫非真的弄来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很快,一盘子烧饼和两大碗豆腐脑儿端了上来。徐特立禁不住笑了:“这就是你朱总司令、国家副主席招待贵客的上等好餐吗?”

  朱德:“你先不要妄加评论,吃完了再说。”

  徐特立:“我算服你啦!”

  朱德住处的卫生间设备简陋,地方狭小,洗澡盆又高又笨,进出很不方便。朱德年纪又大,为了他老人家的安全,管理部门几次建议把浴盆改低一点,再装一个喷头,好让他坐着淋浴,可他说什么也不同意:“国家用钱的地方多得很,我这里已经很好了。再翻修改装,又要浪费钱财。”1976年朱德住院后,工作人员趁机把浴盆改装好,心想即使遭到老人的批评,那也心甘情愿!遗憾的是,这个新装的浴盆他一次也没有用过。(据《人物周报》)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