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殷玉珍:宁愿种树累死 不让黄沙埋人

2012-08-26 22:48 正北方网-北方新报  

 

                                        育苗地里的花香(资料图片)

走进乌审旗,走进毛乌素沙漠腹地,一片绿洲出现。置身其间,如同走进世外桃源。

这片绿洲女主人的名字对多数人来说耳熟能详——殷玉珍。在她家里,一张张证书特别惹眼:自治区三八红旗手、自治区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第四届全国十大女杰、全国治沙标兵……

殷玉珍在果树间忙碌着,不一会儿就摘下一篮果子,她脸上洋溢着喜悦。20多年来,在这片沙地上,她用汗水浇灌出了一片奇迹……

沙坡坡上嫁了个汉

殷玉珍的老家在毛乌素沙漠南边的陕西省靖边县。当年的她模样长得俊,心灵手巧,会做衣服,烧得一手好菜。

“到城里去见见世面,做个小买卖。”来说媒的人都踏破了门槛,可是殷玉珍自有打算。

命运往往阴差阳错,她被父亲许配给了沙漠中的一个小伙子——白万祥。

1969年,8岁的白万祥在父亲的带领下从陕西逃荒到了毛乌素沙漠边缘,并居住下来。殷玉珍的父亲外出放羊路过这里,常来歇歇脚,讨口水喝。一来二去,两个老人就结拜成了兄弟,殷玉珍就被父亲许配给了白万祥。

几件衣服、一个木柜子是殷玉珍的全部嫁妆。

 

“土细沙明色复黄,随时起风集成梁。远望千里无根草,只有马蹄三两行。”一匹土灰马驮着一个19岁的姑娘,一步步走到了沙漠深处的伊克昭盟(现鄂尔多斯市)乌审旗河南乡尔林川村。

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在沙梁上掘开一个地窖,一个人须猫着腰才能进去,里面铺上柴草和枯枝,两个人在里面都转不开身。这就是殷玉珍的新房!

更可怕的是风沙对生存的威胁。铺天盖地的黄沙随时都有把小屋吞噬的危险。风一停,一家人便赶快用铁锨把门口的沙子一点儿一点儿铲开,这样的情景几乎天天可以遇到。沙棉蓬、沙蓬子、沙米、沙盖是主要烧火之物。有时丈夫从靖边县捡回来的死猪、死羊,就是全家人的美味大餐,剥下的皮还要做皮袄穿。

“坐在沙梁望娘家,咋就把我往这里嫁。抛一把黄沙抹一把泪,咋就叫我活受这个罪。号哭一声挖一把沙,仔细盘算不活啦。心像刀扎眼泪淌,快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如今,殷玉珍一回忆起当年的生活,依然心存凄凉。

沙窝窝里种下希望

“宁肯种树累死,也不叫沙欺负死。”性格刚强的殷玉珍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种树!

“到哪里去找树苗?风沙埋了怎么办?”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沙漠上,种树谈何容易,殷玉珍心里也七上八下。

1986年春天,水井边唯一的一棵杨树泛了绿。

“一棵树能活,不就证明沙窝里也能种树吗?”殷玉珍欣喜起来。

殷玉珍说服了丈夫等人,开始挖渠改造沙地。经过几个月的奋战,一条4000米长的水渠展现在眼前。

谁知,一场大风过后,那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修起来的水渠消失了。当年冬天,殷玉珍带领家人硬是用葵花秆扎起了一排4000米长的防风屏障,第二年春天又开渠6750米,栽下5000多棵柳树,结果被一场大风吹了个干净。

看着一年的辛劳毁于一旦,殷玉珍欲哭无泪。

为了保证树苗不被大风吹走,她先种上了一片又一片的沙蒿,将流沙固定下来后,再种上沙柳、杨柴等沙生植物,然后才开始植树。

殷玉珍用家里最值钱的一只3条腿的羊换回了600棵树苗,种在房子周围,每天细心照料。冬去春来,这600棵树苗只活了100多棵。殷玉珍并没有感到失望,反而看到了希望。

“就是10棵里活1棵,我也要栽下去!”从此,一场持久的人沙战斗开始了。

没有钱买树苗,殷玉珍就从娘家借了300元买了几头猪仔,希望养大后能够卖点儿钱。丈夫也到外面给人家掏粪、盖房子、干农活儿,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打工不要钱,只要树苗。

沙漠中的绿色,就这样一年年艰难地扩张着……

 

把孩子拴在炕头上

1989年,殷玉珍的丈夫在尔林川打工的时候,听说村大院里堆了好多树苗没人要。原来,当时政府号召大家植树,还下拨了5万株树苗,可是植树带不来直接的经济效益,没人愿意干这活儿。

殷玉珍和丈夫乐坏了,他们借了3头牛,一连10多天,每天凌晨3点钟就从家里出发去拉树苗。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夫妻俩累得都不想动弹了,可是树苗不当天栽上就会枯萎,于是他们连饭都顾不上吃,喝口水继续干活儿……

每年春节的喜庆气氛还没有散尽,殷玉珍和丈夫就开始忙碌了:剪枝、扎林、背苗条……

他们没黑没白地劳作在沙海深处,累了就躺在沙窝窝里歇一会儿,饿了就啃几口干馍、喝点凉水。大风一起,遮天蔽日,根本辨不清南北。

夏天到了,大漠的烈日把沙子晒得滚烫,殷玉珍和丈夫只能每天半夜起来挑水浇树苗,因为白天时炙热的大漠会把脚烫伤。秋天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他们收完地里的庄稼,把树叶采下来留作牲口的饲料,秋季造林就开始了。

过度的劳累,使殷玉珍落下一身病。好多个夜晚,当殷玉珍在灯下为丈夫缝补衣服的时候,常常暗自落泪,她甚至有些后悔:一家人为种树付出了太多!

在怀孕的时候,殷玉珍一直没有耽搁种树,她的第一个孩子在背树苗时流产了,第二个在种树时早产了,幸运的是这个孱弱的孩子竟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孩子还没满50天,殷玉珍就去种树了。

等孩子大些,殷玉珍就把他拴在炕上,又去种树了……

沙漠上的生态奇迹

冬去春来,当初用来插眼儿撒树籽的钢钎被磨掉一尺多,殷玉珍洒过无数汗水的沙漠,变成了一个绿色的小王国。

在殷玉珍的带动下,鄂尔多斯市涌现出300多个治沙造林大户,出现了生态恢复进度大于沙化进度的可喜景象。2006年,殷玉珍治沙面积已经达到6万多亩,以前的荒漠已经变成了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世界。

多年与沙漠的较量,使殷玉珍摸索出一套治理流动沙丘的好办法:层层设防,步步为营。这大大加快了治沙速度,也提高了林木的成活率。现在,她每年植树的控制面积都在3000亩以上。

此时的殷玉珍已把种树治沙看成造福子孙后代的大事业了,她给儿子起名叫“国林”。

“妈妈爱树爱得着魔了。”国林说。

看见哪棵树的皮裂了,殷玉珍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受伤了一样,总要把树上的“伤口”给包好;要是哪棵树死了,她得难过好几天。

“现在讲结构调整,我也要把治沙和种植业、养殖业结合起来。治住沙了,才能种上地,有了好地才能喂牲口,把牲口卖了能增加收入,然后再投到治沙上,形成良性循环。”殷玉珍说,她除了种一些常规作物外,还种了西瓜、哈密瓜、桃树、杏树、葡萄等经济作物。

殷玉珍决定要修路。她4次修路,3次被沙子埋掉。现在,一条由柴草和枯树枝铺成的10公里长的简易路延伸,连接外面的世界。

乌审旗玉珍生态园里有一座瞭望塔,登塔远眺:樟子松郁郁葱葱,果树成林,灌木叠翠,良田无垠……

 

【说说心里话】淘尽黄沙始得金

说起乌审旗的治沙史,有两位巾帼英雄的名字不能不提。宝日勒岱——这位植树治沙的第一代领军人,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带领当地群众斗天斗地,于大漠之中植树造林植草,演绎了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成为当时的楷模人物。殷玉珍,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同样因痴心于沙漠造林事业而闻名遐迩,成为乌审召精神的又一个代言人。

与宝日勒岱身处的那个时代相比,殷玉珍很难感受到革命精神和建设热情这些宏大命题的感召。当一个小媳妇嫁到沙漠腹地,突遭一种无比艰苦的生活时,唯一的念头,就是为自己的命运感到凄凉。面对此情此景,有人会向命运低头,接受宿命逆来顺受;有人会选择逃离,远避这个不毛之地。但殷玉珍偏偏被苦难激发出了斗志——“宁肯种树累死,也不叫沙欺负死”,这个弱女子向沙漠发出挑战,从此,人沙大战在日复一日的枯燥与辛劳中进行着。是人进沙退还是沙进人退?殷玉珍清楚,稍有松懈,自己的愿景就会化作泡影,所以,20多年来,她表现出钢铁一般的意志,一直与沙漠较劲。淘尽黄沙始得金!2006年,殷玉珍治沙面积已经达到6万多亩,以前的荒漠已经变成了绿树成荫的世界。

殷玉珍在黄沙中为自己觅得财富真金,改变了自己的生活面貌,同时为国家的生态保护事业,积累了一笔比金子更为宝贵的绿色财富。从宝日勒岱到殷玉珍,都在以实际行动告示世人:心有信念,人定胜天。我区荒漠化防治事业,正需要这种信念与精神,以鼓舞更多群众加入治沙队伍,最终实现再造秀美山川的伟大理想。

【背景全链接】内蒙古再造秀美山川

在我区富饶辽阔的土地上,有茂密的森林、丰美的牧场、肥沃的农田、广阔的水域、众多的野生动植物和丰富的矿藏。同时,境内分布有5大沙漠、5大沙地、大面积严重风蚀沙化和潜在沙化的土地。

国家在我区实施了荒漠化防治工程,以大工程带动荒漠化防治的大发展。荒漠化防治工作涉及社会各个方面,良好的政策措施是防治荒漠化成功的重要保障。为此,我区根据不同阶段的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制定和完善防治荒漠化工作的政策措施,努力创造有利于荒漠化防治良性发展的政策环境,调动全社会参与荒漠化防治工作的热情。

在长期的荒漠化防治工作中,我区不断总结和探索优化土地利用结构,科学利用土地资源,宜林则林、宜牧则牧、宜农则农。从实际出发,实行统一规划,分类指导,按照区域特点,制定相应的防治措施、治理模式,走区域特色的治理道路。坚持“扶优、扶强、扶大”和资源、资产、资金相对集中的原则,制定了“围绕基地建龙头,建好龙头带基地”的工作思路,实施“公司+基地+农牧户”的经营形式,打造林沙草产业基地和龙头企业,促进了沙区社会经济发展和农牧民增收,走出了一条生态恢复、生产发展、生活改善的发展道路。据统计,2011年全区林沙产业总产值218亿元,农牧民人均林沙产业收入390元,现有年销售收入100万元以上的林沙产业加工企业360多家。

目前,5大沙漠周边重点治理区域的沙漠扩展现象得到遏制,沙漠面积相对稳定;5大沙地林草盖度均有提高,沙地向内收缩;重点治理区通过大力治理,沙区、草原、山地丘陵地区的综合性防护林体系基本建成,生态状况得到有效改善,保护和恢复了沙地生态系统的正常结构和功能,天然流动和半流动沙地面积减少,人工固定和半固定沙地面积增加;沙化、退化草原生态状况逐步改善;水土流失面积得到有效治理,水源涵养能力提高,水土流失状况得到改善,总体水土流失治理和生态修复成效显著。

责任编辑:丛龙慧

5

 

                                        育苗地里的花香(资料图片)

走进乌审旗,走进毛乌素沙漠腹地,一片绿洲出现。置身其间,如同走进世外桃源。

这片绿洲女主人的名字对多数人来说耳熟能详——殷玉珍。在她家里,一张张证书特别惹眼:自治区三八红旗手、自治区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第四届全国十大女杰、全国治沙标兵……

殷玉珍在果树间忙碌着,不一会儿就摘下一篮果子,她脸上洋溢着喜悦。20多年来,在这片沙地上,她用汗水浇灌出了一片奇迹……

沙坡坡上嫁了个汉

殷玉珍的老家在毛乌素沙漠南边的陕西省靖边县。当年的她模样长得俊,心灵手巧,会做衣服,烧得一手好菜。

“到城里去见见世面,做个小买卖。”来说媒的人都踏破了门槛,可是殷玉珍自有打算。

命运往往阴差阳错,她被父亲许配给了沙漠中的一个小伙子——白万祥。

1969年,8岁的白万祥在父亲的带领下从陕西逃荒到了毛乌素沙漠边缘,并居住下来。殷玉珍的父亲外出放羊路过这里,常来歇歇脚,讨口水喝。一来二去,两个老人就结拜成了兄弟,殷玉珍就被父亲许配给了白万祥。

几件衣服、一个木柜子是殷玉珍的全部嫁妆。

 

“土细沙明色复黄,随时起风集成梁。远望千里无根草,只有马蹄三两行。”一匹土灰马驮着一个19岁的姑娘,一步步走到了沙漠深处的伊克昭盟(现鄂尔多斯市)乌审旗河南乡尔林川村。

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在沙梁上掘开一个地窖,一个人须猫着腰才能进去,里面铺上柴草和枯枝,两个人在里面都转不开身。这就是殷玉珍的新房!

更可怕的是风沙对生存的威胁。铺天盖地的黄沙随时都有把小屋吞噬的危险。风一停,一家人便赶快用铁锨把门口的沙子一点儿一点儿铲开,这样的情景几乎天天可以遇到。沙棉蓬、沙蓬子、沙米、沙盖是主要烧火之物。有时丈夫从靖边县捡回来的死猪、死羊,就是全家人的美味大餐,剥下的皮还要做皮袄穿。

“坐在沙梁望娘家,咋就把我往这里嫁。抛一把黄沙抹一把泪,咋就叫我活受这个罪。号哭一声挖一把沙,仔细盘算不活啦。心像刀扎眼泪淌,快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如今,殷玉珍一回忆起当年的生活,依然心存凄凉。

沙窝窝里种下希望

“宁肯种树累死,也不叫沙欺负死。”性格刚强的殷玉珍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种树!

“到哪里去找树苗?风沙埋了怎么办?”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沙漠上,种树谈何容易,殷玉珍心里也七上八下。

1986年春天,水井边唯一的一棵杨树泛了绿。

“一棵树能活,不就证明沙窝里也能种树吗?”殷玉珍欣喜起来。

殷玉珍说服了丈夫等人,开始挖渠改造沙地。经过几个月的奋战,一条4000米长的水渠展现在眼前。

谁知,一场大风过后,那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修起来的水渠消失了。当年冬天,殷玉珍带领家人硬是用葵花秆扎起了一排4000米长的防风屏障,第二年春天又开渠6750米,栽下5000多棵柳树,结果被一场大风吹了个干净。

看着一年的辛劳毁于一旦,殷玉珍欲哭无泪。

为了保证树苗不被大风吹走,她先种上了一片又一片的沙蒿,将流沙固定下来后,再种上沙柳、杨柴等沙生植物,然后才开始植树。

殷玉珍用家里最值钱的一只3条腿的羊换回了600棵树苗,种在房子周围,每天细心照料。冬去春来,这600棵树苗只活了100多棵。殷玉珍并没有感到失望,反而看到了希望。

“就是10棵里活1棵,我也要栽下去!”从此,一场持久的人沙战斗开始了。

没有钱买树苗,殷玉珍就从娘家借了300元买了几头猪仔,希望养大后能够卖点儿钱。丈夫也到外面给人家掏粪、盖房子、干农活儿,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打工不要钱,只要树苗。

沙漠中的绿色,就这样一年年艰难地扩张着……

 

把孩子拴在炕头上

1989年,殷玉珍的丈夫在尔林川打工的时候,听说村大院里堆了好多树苗没人要。原来,当时政府号召大家植树,还下拨了5万株树苗,可是植树带不来直接的经济效益,没人愿意干这活儿。

殷玉珍和丈夫乐坏了,他们借了3头牛,一连10多天,每天凌晨3点钟就从家里出发去拉树苗。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夫妻俩累得都不想动弹了,可是树苗不当天栽上就会枯萎,于是他们连饭都顾不上吃,喝口水继续干活儿……

每年春节的喜庆气氛还没有散尽,殷玉珍和丈夫就开始忙碌了:剪枝、扎林、背苗条……

他们没黑没白地劳作在沙海深处,累了就躺在沙窝窝里歇一会儿,饿了就啃几口干馍、喝点凉水。大风一起,遮天蔽日,根本辨不清南北。

夏天到了,大漠的烈日把沙子晒得滚烫,殷玉珍和丈夫只能每天半夜起来挑水浇树苗,因为白天时炙热的大漠会把脚烫伤。秋天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他们收完地里的庄稼,把树叶采下来留作牲口的饲料,秋季造林就开始了。

过度的劳累,使殷玉珍落下一身病。好多个夜晚,当殷玉珍在灯下为丈夫缝补衣服的时候,常常暗自落泪,她甚至有些后悔:一家人为种树付出了太多!

在怀孕的时候,殷玉珍一直没有耽搁种树,她的第一个孩子在背树苗时流产了,第二个在种树时早产了,幸运的是这个孱弱的孩子竟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孩子还没满50天,殷玉珍就去种树了。

等孩子大些,殷玉珍就把他拴在炕上,又去种树了……

沙漠上的生态奇迹

冬去春来,当初用来插眼儿撒树籽的钢钎被磨掉一尺多,殷玉珍洒过无数汗水的沙漠,变成了一个绿色的小王国。

在殷玉珍的带动下,鄂尔多斯市涌现出300多个治沙造林大户,出现了生态恢复进度大于沙化进度的可喜景象。2006年,殷玉珍治沙面积已经达到6万多亩,以前的荒漠已经变成了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世界。

多年与沙漠的较量,使殷玉珍摸索出一套治理流动沙丘的好办法:层层设防,步步为营。这大大加快了治沙速度,也提高了林木的成活率。现在,她每年植树的控制面积都在3000亩以上。

此时的殷玉珍已把种树治沙看成造福子孙后代的大事业了,她给儿子起名叫“国林”。

“妈妈爱树爱得着魔了。”国林说。

看见哪棵树的皮裂了,殷玉珍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受伤了一样,总要把树上的“伤口”给包好;要是哪棵树死了,她得难过好几天。

“现在讲结构调整,我也要把治沙和种植业、养殖业结合起来。治住沙了,才能种上地,有了好地才能喂牲口,把牲口卖了能增加收入,然后再投到治沙上,形成良性循环。”殷玉珍说,她除了种一些常规作物外,还种了西瓜、哈密瓜、桃树、杏树、葡萄等经济作物。

殷玉珍决定要修路。她4次修路,3次被沙子埋掉。现在,一条由柴草和枯树枝铺成的10公里长的简易路延伸,连接外面的世界。

乌审旗玉珍生态园里有一座瞭望塔,登塔远眺:樟子松郁郁葱葱,果树成林,灌木叠翠,良田无垠……

 

【说说心里话】淘尽黄沙始得金

说起乌审旗的治沙史,有两位巾帼英雄的名字不能不提。宝日勒岱——这位植树治沙的第一代领军人,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带领当地群众斗天斗地,于大漠之中植树造林植草,演绎了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成为当时的楷模人物。殷玉珍,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同样因痴心于沙漠造林事业而闻名遐迩,成为乌审召精神的又一个代言人。

与宝日勒岱身处的那个时代相比,殷玉珍很难感受到革命精神和建设热情这些宏大命题的感召。当一个小媳妇嫁到沙漠腹地,突遭一种无比艰苦的生活时,唯一的念头,就是为自己的命运感到凄凉。面对此情此景,有人会向命运低头,接受宿命逆来顺受;有人会选择逃离,远避这个不毛之地。但殷玉珍偏偏被苦难激发出了斗志——“宁肯种树累死,也不叫沙欺负死”,这个弱女子向沙漠发出挑战,从此,人沙大战在日复一日的枯燥与辛劳中进行着。是人进沙退还是沙进人退?殷玉珍清楚,稍有松懈,自己的愿景就会化作泡影,所以,20多年来,她表现出钢铁一般的意志,一直与沙漠较劲。淘尽黄沙始得金!2006年,殷玉珍治沙面积已经达到6万多亩,以前的荒漠已经变成了绿树成荫的世界。

殷玉珍在黄沙中为自己觅得财富真金,改变了自己的生活面貌,同时为国家的生态保护事业,积累了一笔比金子更为宝贵的绿色财富。从宝日勒岱到殷玉珍,都在以实际行动告示世人:心有信念,人定胜天。我区荒漠化防治事业,正需要这种信念与精神,以鼓舞更多群众加入治沙队伍,最终实现再造秀美山川的伟大理想。

【背景全链接】内蒙古再造秀美山川

在我区富饶辽阔的土地上,有茂密的森林、丰美的牧场、肥沃的农田、广阔的水域、众多的野生动植物和丰富的矿藏。同时,境内分布有5大沙漠、5大沙地、大面积严重风蚀沙化和潜在沙化的土地。

国家在我区实施了荒漠化防治工程,以大工程带动荒漠化防治的大发展。荒漠化防治工作涉及社会各个方面,良好的政策措施是防治荒漠化成功的重要保障。为此,我区根据不同阶段的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制定和完善防治荒漠化工作的政策措施,努力创造有利于荒漠化防治良性发展的政策环境,调动全社会参与荒漠化防治工作的热情。

在长期的荒漠化防治工作中,我区不断总结和探索优化土地利用结构,科学利用土地资源,宜林则林、宜牧则牧、宜农则农。从实际出发,实行统一规划,分类指导,按照区域特点,制定相应的防治措施、治理模式,走区域特色的治理道路。坚持“扶优、扶强、扶大”和资源、资产、资金相对集中的原则,制定了“围绕基地建龙头,建好龙头带基地”的工作思路,实施“公司+基地+农牧户”的经营形式,打造林沙草产业基地和龙头企业,促进了沙区社会经济发展和农牧民增收,走出了一条生态恢复、生产发展、生活改善的发展道路。据统计,2011年全区林沙产业总产值218亿元,农牧民人均林沙产业收入390元,现有年销售收入100万元以上的林沙产业加工企业360多家。

目前,5大沙漠周边重点治理区域的沙漠扩展现象得到遏制,沙漠面积相对稳定;5大沙地林草盖度均有提高,沙地向内收缩;重点治理区通过大力治理,沙区、草原、山地丘陵地区的综合性防护林体系基本建成,生态状况得到有效改善,保护和恢复了沙地生态系统的正常结构和功能,天然流动和半流动沙地面积减少,人工固定和半固定沙地面积增加;沙化、退化草原生态状况逐步改善;水土流失面积得到有效治理,水源涵养能力提高,水土流失状况得到改善,总体水土流失治理和生态修复成效显著。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