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釜山副市长:在韩国买房贷款也需要20年才能还清

2013-12-18 06:32 华商报 作者:徐娟  

原标题:韩国釜山市副市长白云铉:

中国城镇化的问题韩国都经历过

本报记者 徐娟

近日,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召开,城镇化过程中出现的诸如户籍改革、环境污染等问题及配套改革备受关注。那么,如何解决城镇化难题,国外有无前车之鉴?

其实不久前,到访西安的韩国釜山广域市副市长白云铉在西北大学演讲时就曾谈到了城镇化的问题。他说:“中国目前城市化过程中的问题,如环境污染、农民工

进城、产业结构升级、道路拥堵等,韩国都经历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他还谈到了环境问题、制造业发展,也谈到了西安。

“目前中国的城镇化出现了城市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问题。这些问题釜山都经历过吗?有哪些经验可借鉴?”11月22日的西北大学礼堂,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一名来自湖北农村的男生发问。

台上回答的人不是普通的学者,而是有35年城市治理经验的官员,韩国釜山广域市副市长白云铉。

当日,受西北大学“国际公共事务研究中心”与韩国“中韩文化研究中心”邀请,釜山广域市副市长白云铉访问西安,并在西北大学发表演讲。白云铉在韩国中央和地方政府供职35年,曾担任青瓦台行政秘书次官及韩国中央政府国民权益委员会委员长等职务。

解读城市化难题,韩国无疑为全球提供了一个优秀的“教案”。20世纪70年代,韩国与日本以及巴西、阿根廷、菲律宾等新兴经济体纷纷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40多年来,被称为“中等收入陷阱”的诅咒困扰着巴西、墨西哥、菲律宾等多个国家,诸如:收入差距过大;人力资本积累缓慢,增长模式转型不成功;金融体系脆弱;劳动力转移困难等问题,严重阻碍经济发展。唯有韩国、日本等极少数国家实现了温和转型和经济的持续增长。1995年,韩国人均GDP超过10000美元,从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跻身高收入国家行列。2011年,韩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15位,亚洲第4位,人均GDP达到2.4万美元。

釜山作为韩国第一大港口、第二大城市,代表了韩国城镇化过程中的发展典型。从1945年人口仅28万的小城镇到今天近400万人口的国际大都市,釜山经历了五次行政区域扩张,面积也达到了758.21平方公里。并于2002年分别举办了亚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2005年举办APEC首脑会议。如今,旅游观光与釜山电影节已成为这个城市的新名片。作为曾经的制造业中心,釜山也成功地实现了产业转型。如今,第三产业占釜山经济总额高达84%,居于绝对的支配地位。

白云铉的回答语音悠扬,且面带微笑:“中国目前城市化过程中的问题,如环境污染、农民工进城、产业结构升级、道路拥堵等等,韩国都经历过。”他用釜山发展的切身经历一一解答。在听讲的学生看来,他不像是官员,更像韩剧里可爱的大叔。

谈环境问题

世界上所有市长都烦恼怎样营造宜居城市

华商报:韩国有雾霾吗?釜山既是工业和文化中心,又是风景如画的旅游城市,如何做到的?

白云铉:釜山也有过污染、治理的阶段,但没有这么严重。现在晚上也可以看到星星,天气好的时候,能看到日本的对马岛。污染,在城镇化过程中是难免的,但环境问题现在不解决,总有一天要更大的力量来解决。我多次参加市长首脑会议,现在世界上所有市长烦恼的事情就是怎样营造宜居城市,怎样保护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

釜山在城市化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问题,特别是交通和环境问题以及地区不均衡发展、贫富分化等。

城市发展的核心是产业,如果没有产业城市就会毁灭。釜山发展早期,主要是钢铁、木材等以家庭为主的产业,制鞋等产业贡献全国GDP的25%,后来中央政府对城市发展规模加以管制,要求重工业企业从釜山等大城市搬出去,因为产业结构不能完善地优化升级,釜山占全国生产总值的比例降到了6%。

后来,釜山扩大为广域市,开始发展高附加值的产业,主要是电影、影像、医学科学、旅游和会展等,既解决了产业用地不足,又为电影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基础。

华商报:韩国如何解决贫富分化难题?

白云铉:贫富悬殊每个国家都会遇到,发达国家也有,举个例子,美国10%的人拿着90%的社会财富,而韩国可能是30%的人掌握着70%的财富,现在这个比例正在进一步恶化。现在又有人提出了资本主义的3.0版本,营造温馨的、有人道的、人性化的资本主义。其中,最重要的是福利问题。

朴槿惠总统上台后最关注的也是社会福利问题。为此,韩国政府对有钱人提高征税比例,来补偿弱势群体。但问题是福利需求越来越大,但财政预算的缺口跟不上福利的增长。所以韩国政府优先向低保人群给予补助,其次向老年人、妇女以及儿童给予福利补贴。这样一来,韩国逐渐达到中等水平福利国家。

谈城镇化

韩国经历了农民工进城到出城的过程

华商报:城镇化过程中,很多农民工进城打工,由于自身文化和技能以及社会条件限制,只能从事低端的劳动,作为工业中心,釜山的经验是什么?进城务工者可以享有哪些社会保障?

白云铉:韩国的高速发展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已故的朴正熙总统,也就是朴槿惠总统的父亲,他在1970年推动了“新村运动”。通过“新村运动”,韩国农民整体脱贫,城乡差距迅速缩小。比如,一些农村人口受的教育培训较少,在技术和很多方面落后,政府采取了加大教育投入、大学优先录取农村的高中毕业生等措施来缩小差距。

说到社会保障,三四十年前,韩国也没有针对进城务工人口的福利。上世纪80年代后,韩国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实施全民医疗保险、最低工资制、国民年金制度等三大社会福利政策,到1995年,建立健全了雇佣保险、年金保险、健康保险和产灾保险等四大社会保险。新世纪初期,韩国社会保障体系实现了对全体国民的全覆盖。

华商报:我在新闻上看到韩国议员为是否进口牛肉上演全武行。全球化背景下,本土农民农业或会处于竞争弱势,韩国政府有哪些措施补偿农民的损失呢?在韩国的农民如何在城市与农村之间选择?

白云铉:韩国农村人的收入不亚于城市。因为韩国农村实现特性化发展。比如我的故乡是长洲盛产西瓜和甜瓜,可以满足全韩国70%的市场需求,所以长洲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农村。现在韩国人担心的不是农村收入的高低,担心的是城市里的人找不到工作。

此外,韩国的城市发展经历了由农民工进城到出城的过程。上世纪60年代以后,大批农民工涌入大城市到大工厂做工。后来,随着环境问题受到重视,首尔等大城市的工厂逐渐向外搬迁,城市也逐渐实现产业升级,发展电影、观光等高附加值的产业。大城市人口又向周边小城镇分散。在大城市周边的农村发展“特性化”农业产业,农民收入和社会保障不比城市低。

谈制造业

我开的车是韩国产的三星汽车开了15年

华商报:釜山是老工业和制造业中心,听说韩国人都对本国的车和手机情有独钟,富人也开国产车。而中国有钱人以开豪车作为身份象征,能说说您开的是什么牌子的车吗?

白云铉:我开的车是韩国产的三星汽车,已经开了15年。

华商报:是自己买的吗?

白云铉:(笑)当然。韩国人40年前喜欢日本制造和美国制造,但现在我们也逐渐地买韩国制造,因为我们本土的产品在技术上已经占有优势,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

十多年前,我在釜山市政府担任经济局局长的时候,刚好有三星的汽车工厂在釜山落户。而我的工作任务之一就是鼓励釜山市民买本地产的三星汽车。所以,我自己就率先买了一辆,一直开到现在。

华商报:与发达国家相比,韩国的汽车和电子产品后来居上,卖到了全世界。您认为韩国制造的魅力何在?

白云铉:韩国制造能得到世界的认可,说明韩国制造在技术方面是卓越的。比如在西安落户的三星半导体工厂,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劳动力成本问题。现在发达国家,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所以很多韩国企业发展到现阶段都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比较低廉的国家。

谈住房

在韩国买房贷款也需要20年才能还清

华商报:现在大城市年轻人就业压力很大,很多进城买房者都是“月光族”。韩国人年轻人压力大吗?您会不会帮小孩买房子?

白云铉:我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儿子是律师。我儿子还没有结婚,如果他结婚的话,我也没有帮他买房的念头。(笑)韩国年轻人的压力也很大,买房贷款的话也需要20年才能还清。

华商报:您住的是自己买的房子吗?政府对您有没有住房补贴?白云铉:在韩国,官邸只有市长有,副市长级别只能用一辆配备司机的市政府所有的公车,可用到离任为止。我每天都是开着自己的车上班。

华商报:市长提到税收,听说韩国官员要公开财产,不知道您的财产是公开的吗?这样做对反腐有影响吗?白云铉:首先,财产公示已成为韩国公职人员的“例行公事”,但主要针对与钱有关的行业,比如,经济、税务和财政这三个领域。我之前在韩国中央政府是干反腐败工作的,要做表率,必须公开。通过将政府行为的细节展现在阳光下,避免了政府被利益集团所绑架,遏制了腐败,改善政府与民众的关系,提高政府整体运作效率,也可以造就一个更加廉洁、高效、透明、有力的服务型政府。

谈西安

有历史的地方就有故事喜欢看《大秦帝国》

华商报:韩国人喜欢泡菜,陕西人喜欢泡馍。您认为西安和釜山两个城市在发展上有哪些可借鉴之处?白云铉:釜山与陕西的联系比较密切。今年6月份,陕西省省长娄勤俭到釜山访问,7月份釜山市市长来陕西访问。我们要进一步加强两地的合作,现在计划签署两地合作备忘录。特别是6月份娄省长来釜山时曾经与釜山电影业人士接触。我来到西安,看到这里的电影产业潜力比较大。

釜山电影节已成为全世界著名的电影节之一。中国有悠久的历史,有历史的地方就有电影故事,西安肯定在电影业方面有潜力。我就非常喜欢看《大秦帝国》。釜山位于环太平洋铁路的起点,从釜山出发可以经过中国到达西伯利亚铁路的终点。而西安也是唐代丝绸之路的出发点,世界文明在这里聚集。中国的西部大开发,西安是桥头堡。而釜山是韩国最早开放的港口城市,集装箱吞吐量居世界前5位。所以说今天釜山发展的历程与中国西部大开发是一脉相承的。

华商报: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受到外媒普遍关注,您如何看待?白云铉: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已经在世界上成为经济和对外交流的中心,在全世界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从中国的发展方向可以预判到全世界的发展方向。我们共同的目标是全世界共同发展才能共赢。

名词解释

广域市

广域市,韩国的中央直辖市。人口一百万人以上的大城市。现有6个广域市,釜山广域市、大邱广域市、仁川广域市、光州广域市、大田广域市、蔚山广域市。1991年以前称直辖市。广域市指市的行政区域面积大于城市建成区的实际面积,建制市范围内包含有农村地带。与之相对的是适域市(城市建成区和市边界吻合)和狭域市(城市建成区面积大于市的行政边界)。

韩国“新村运动”

韩国政府在上世纪70年代初在全国开展“新村运动”,动员农民共同建设“安乐窝”,政府向全国所有3.3万个行政村和居民区无偿提供水泥,用以修房、修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又筛选出1.6万个村庄作为“新村运动”样板,带动全国农民主动创造美好家园。“新村运动”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改变了农村破旧落后的面貌,并让农民尝到了甜头,“新村运动”演变为自发运动。

责任编辑:墨池

11

原标题:韩国釜山市副市长白云铉:

中国城镇化的问题韩国都经历过

本报记者 徐娟

近日,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召开,城镇化过程中出现的诸如户籍改革、环境污染等问题及配套改革备受关注。那么,如何解决城镇化难题,国外有无前车之鉴?

其实不久前,到访西安的韩国釜山广域市副市长白云铉在西北大学演讲时就曾谈到了城镇化的问题。他说:“中国目前城市化过程中的问题,如环境污染、农民工

进城、产业结构升级、道路拥堵等,韩国都经历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他还谈到了环境问题、制造业发展,也谈到了西安。

“目前中国的城镇化出现了城市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问题。这些问题釜山都经历过吗?有哪些经验可借鉴?”11月22日的西北大学礼堂,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一名来自湖北农村的男生发问。

台上回答的人不是普通的学者,而是有35年城市治理经验的官员,韩国釜山广域市副市长白云铉。

当日,受西北大学“国际公共事务研究中心”与韩国“中韩文化研究中心”邀请,釜山广域市副市长白云铉访问西安,并在西北大学发表演讲。白云铉在韩国中央和地方政府供职35年,曾担任青瓦台行政秘书次官及韩国中央政府国民权益委员会委员长等职务。

解读城市化难题,韩国无疑为全球提供了一个优秀的“教案”。20世纪70年代,韩国与日本以及巴西、阿根廷、菲律宾等新兴经济体纷纷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40多年来,被称为“中等收入陷阱”的诅咒困扰着巴西、墨西哥、菲律宾等多个国家,诸如:收入差距过大;人力资本积累缓慢,增长模式转型不成功;金融体系脆弱;劳动力转移困难等问题,严重阻碍经济发展。唯有韩国、日本等极少数国家实现了温和转型和经济的持续增长。1995年,韩国人均GDP超过10000美元,从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跻身高收入国家行列。2011年,韩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15位,亚洲第4位,人均GDP达到2.4万美元。

釜山作为韩国第一大港口、第二大城市,代表了韩国城镇化过程中的发展典型。从1945年人口仅28万的小城镇到今天近400万人口的国际大都市,釜山经历了五次行政区域扩张,面积也达到了758.21平方公里。并于2002年分别举办了亚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2005年举办APEC首脑会议。如今,旅游观光与釜山电影节已成为这个城市的新名片。作为曾经的制造业中心,釜山也成功地实现了产业转型。如今,第三产业占釜山经济总额高达84%,居于绝对的支配地位。

白云铉的回答语音悠扬,且面带微笑:“中国目前城市化过程中的问题,如环境污染、农民工进城、产业结构升级、道路拥堵等等,韩国都经历过。”他用釜山发展的切身经历一一解答。在听讲的学生看来,他不像是官员,更像韩剧里可爱的大叔。

谈环境问题

世界上所有市长都烦恼怎样营造宜居城市

华商报:韩国有雾霾吗?釜山既是工业和文化中心,又是风景如画的旅游城市,如何做到的?

白云铉:釜山也有过污染、治理的阶段,但没有这么严重。现在晚上也可以看到星星,天气好的时候,能看到日本的对马岛。污染,在城镇化过程中是难免的,但环境问题现在不解决,总有一天要更大的力量来解决。我多次参加市长首脑会议,现在世界上所有市长烦恼的事情就是怎样营造宜居城市,怎样保护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

釜山在城市化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问题,特别是交通和环境问题以及地区不均衡发展、贫富分化等。

城市发展的核心是产业,如果没有产业城市就会毁灭。釜山发展早期,主要是钢铁、木材等以家庭为主的产业,制鞋等产业贡献全国GDP的25%,后来中央政府对城市发展规模加以管制,要求重工业企业从釜山等大城市搬出去,因为产业结构不能完善地优化升级,釜山占全国生产总值的比例降到了6%。

后来,釜山扩大为广域市,开始发展高附加值的产业,主要是电影、影像、医学科学、旅游和会展等,既解决了产业用地不足,又为电影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基础。

华商报:韩国如何解决贫富分化难题?

白云铉:贫富悬殊每个国家都会遇到,发达国家也有,举个例子,美国10%的人拿着90%的社会财富,而韩国可能是30%的人掌握着70%的财富,现在这个比例正在进一步恶化。现在又有人提出了资本主义的3.0版本,营造温馨的、有人道的、人性化的资本主义。其中,最重要的是福利问题。

朴槿惠总统上台后最关注的也是社会福利问题。为此,韩国政府对有钱人提高征税比例,来补偿弱势群体。但问题是福利需求越来越大,但财政预算的缺口跟不上福利的增长。所以韩国政府优先向低保人群给予补助,其次向老年人、妇女以及儿童给予福利补贴。这样一来,韩国逐渐达到中等水平福利国家。

谈城镇化

韩国经历了农民工进城到出城的过程

华商报:城镇化过程中,很多农民工进城打工,由于自身文化和技能以及社会条件限制,只能从事低端的劳动,作为工业中心,釜山的经验是什么?进城务工者可以享有哪些社会保障?

白云铉:韩国的高速发展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已故的朴正熙总统,也就是朴槿惠总统的父亲,他在1970年推动了“新村运动”。通过“新村运动”,韩国农民整体脱贫,城乡差距迅速缩小。比如,一些农村人口受的教育培训较少,在技术和很多方面落后,政府采取了加大教育投入、大学优先录取农村的高中毕业生等措施来缩小差距。

说到社会保障,三四十年前,韩国也没有针对进城务工人口的福利。上世纪80年代后,韩国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实施全民医疗保险、最低工资制、国民年金制度等三大社会福利政策,到1995年,建立健全了雇佣保险、年金保险、健康保险和产灾保险等四大社会保险。新世纪初期,韩国社会保障体系实现了对全体国民的全覆盖。

华商报:我在新闻上看到韩国议员为是否进口牛肉上演全武行。全球化背景下,本土农民农业或会处于竞争弱势,韩国政府有哪些措施补偿农民的损失呢?在韩国的农民如何在城市与农村之间选择?

白云铉:韩国农村人的收入不亚于城市。因为韩国农村实现特性化发展。比如我的故乡是长洲盛产西瓜和甜瓜,可以满足全韩国70%的市场需求,所以长洲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农村。现在韩国人担心的不是农村收入的高低,担心的是城市里的人找不到工作。

此外,韩国的城市发展经历了由农民工进城到出城的过程。上世纪60年代以后,大批农民工涌入大城市到大工厂做工。后来,随着环境问题受到重视,首尔等大城市的工厂逐渐向外搬迁,城市也逐渐实现产业升级,发展电影、观光等高附加值的产业。大城市人口又向周边小城镇分散。在大城市周边的农村发展“特性化”农业产业,农民收入和社会保障不比城市低。

谈制造业

我开的车是韩国产的三星汽车开了15年

华商报:釜山是老工业和制造业中心,听说韩国人都对本国的车和手机情有独钟,富人也开国产车。而中国有钱人以开豪车作为身份象征,能说说您开的是什么牌子的车吗?

白云铉:我开的车是韩国产的三星汽车,已经开了15年。

华商报:是自己买的吗?

白云铉:(笑)当然。韩国人40年前喜欢日本制造和美国制造,但现在我们也逐渐地买韩国制造,因为我们本土的产品在技术上已经占有优势,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

十多年前,我在釜山市政府担任经济局局长的时候,刚好有三星的汽车工厂在釜山落户。而我的工作任务之一就是鼓励釜山市民买本地产的三星汽车。所以,我自己就率先买了一辆,一直开到现在。

华商报:与发达国家相比,韩国的汽车和电子产品后来居上,卖到了全世界。您认为韩国制造的魅力何在?

白云铉:韩国制造能得到世界的认可,说明韩国制造在技术方面是卓越的。比如在西安落户的三星半导体工厂,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劳动力成本问题。现在发达国家,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所以很多韩国企业发展到现阶段都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比较低廉的国家。

谈住房

在韩国买房贷款也需要20年才能还清

华商报:现在大城市年轻人就业压力很大,很多进城买房者都是“月光族”。韩国人年轻人压力大吗?您会不会帮小孩买房子?

白云铉:我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儿子是律师。我儿子还没有结婚,如果他结婚的话,我也没有帮他买房的念头。(笑)韩国年轻人的压力也很大,买房贷款的话也需要20年才能还清。

华商报:您住的是自己买的房子吗?政府对您有没有住房补贴?白云铉:在韩国,官邸只有市长有,副市长级别只能用一辆配备司机的市政府所有的公车,可用到离任为止。我每天都是开着自己的车上班。

华商报:市长提到税收,听说韩国官员要公开财产,不知道您的财产是公开的吗?这样做对反腐有影响吗?白云铉:首先,财产公示已成为韩国公职人员的“例行公事”,但主要针对与钱有关的行业,比如,经济、税务和财政这三个领域。我之前在韩国中央政府是干反腐败工作的,要做表率,必须公开。通过将政府行为的细节展现在阳光下,避免了政府被利益集团所绑架,遏制了腐败,改善政府与民众的关系,提高政府整体运作效率,也可以造就一个更加廉洁、高效、透明、有力的服务型政府。

谈西安

有历史的地方就有故事喜欢看《大秦帝国》

华商报:韩国人喜欢泡菜,陕西人喜欢泡馍。您认为西安和釜山两个城市在发展上有哪些可借鉴之处?白云铉:釜山与陕西的联系比较密切。今年6月份,陕西省省长娄勤俭到釜山访问,7月份釜山市市长来陕西访问。我们要进一步加强两地的合作,现在计划签署两地合作备忘录。特别是6月份娄省长来釜山时曾经与釜山电影业人士接触。我来到西安,看到这里的电影产业潜力比较大。

釜山电影节已成为全世界著名的电影节之一。中国有悠久的历史,有历史的地方就有电影故事,西安肯定在电影业方面有潜力。我就非常喜欢看《大秦帝国》。釜山位于环太平洋铁路的起点,从釜山出发可以经过中国到达西伯利亚铁路的终点。而西安也是唐代丝绸之路的出发点,世界文明在这里聚集。中国的西部大开发,西安是桥头堡。而釜山是韩国最早开放的港口城市,集装箱吞吐量居世界前5位。所以说今天釜山发展的历程与中国西部大开发是一脉相承的。

华商报: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受到外媒普遍关注,您如何看待?白云铉: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已经在世界上成为经济和对外交流的中心,在全世界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从中国的发展方向可以预判到全世界的发展方向。我们共同的目标是全世界共同发展才能共赢。

名词解释

广域市

广域市,韩国的中央直辖市。人口一百万人以上的大城市。现有6个广域市,釜山广域市、大邱广域市、仁川广域市、光州广域市、大田广域市、蔚山广域市。1991年以前称直辖市。广域市指市的行政区域面积大于城市建成区的实际面积,建制市范围内包含有农村地带。与之相对的是适域市(城市建成区和市边界吻合)和狭域市(城市建成区面积大于市的行政边界)。

韩国“新村运动”

韩国政府在上世纪70年代初在全国开展“新村运动”,动员农民共同建设“安乐窝”,政府向全国所有3.3万个行政村和居民区无偿提供水泥,用以修房、修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又筛选出1.6万个村庄作为“新村运动”样板,带动全国农民主动创造美好家园。“新村运动”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改变了农村破旧落后的面貌,并让农民尝到了甜头,“新村运动”演变为自发运动。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